首頁 » 《名偵探柯南》人物分析,貝姐是善良的

《名偵探柯南》人物分析,貝姐是善良的

  人物分析,貝姐是善良的,以下為個人觀點

  我是一個傳統道德標準審視下,愛憎十分分明的人,對於黑衣組織那一票人,除了小哀,我不會再有什麼喜愛之情。但是我發現這部動漫開始改變了這個看法:一個人是壞人,他的一切都是壞的嗎?這個問題很難回答,至少我是這樣覺得的。

  以前老師講心理學的時候舉過一個例子:一個人因為仇恨殺死了一家人,亡命天涯,但在這個過程中,他一直資助一個貧困孩子上學。這個例子中,殺人有罪,資助無錯。但是資助和殺人這兩件事截然不同,可以說是兩件性質完全不同的事情。

  因此就殺人來說,這個人是壞人;就資助來說,這個人是好人。在這個時候,壞人和好人的評判是龐雜的,因為本身人的本性就是龐雜的。不論是孟子的性善論還是荀子的性惡論,都不能準確地說明一個人的本質。

  貝姐就是這樣一個人,傳統的道德標準已經不能解釋這個人的性格是好是壞。貝姐冷血、殺人不眨眼,甚至在微笑中就能結束一個人的生命,就這一點來說,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人。

  但如果從他多次保護柯南(新一)、小蘭等人,在易容新出醫生的時候,盡職盡責地關愛每一名患者,從這件事情來說,雖然不是什麼大義,能將她算作是不折不扣的好人,但總能算作一個正常的有感情的人。

  孟子的性善論用在這裡自然不合適,但是荀子的性惡論就合適嗎?自然也不合適。如果按照荀子的觀點解釋,他所論及的人性,其本質恰是無所謂善惡的「本始材樸」的自然之性,它既有轉化為惡的可能,也有發展為善的機會。顯然在這裡貝姐的自然之性在原始階段是轉化為「善」的一面,只是後來的發展階段變為了「惡」。

  我們都知道,貝姐之所以會多次保護柯南和小蘭等人,是因為紐約事件時新一(柯南)和小蘭救了扮成銀髮殺人魔的貝姐。這裡很重要,回顧一下紐約事件,在故事的開始莎朗(即貝爾摩德)在回憶了自己的一生以後,對小蘭說過:「天使從來沒有對我露出衷心的微笑。」

  在回憶中可以得到資訊,父母雙亡,丈夫去世,女兒叛逆………她的一生是坎坷的。在這個故事的後半段,當小蘭和新一救下她以後,她打電話對有希子說:「看來我也找到我的天使了。」這裡的天使是指小蘭。

  在滿月篇中,小蘭舍身保護小哀,貝姐開槍示威,以她的能力,打死兩個人綽綽有餘,但是她沒有。她說:「Move it,Angel!」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下過手……

  在發現柯南用發信器時,她用能使人昏睡的藥物迷昏柯南,自己開槍射中腿部保持清醒,還把外套蓋在柯南的身上,跑到不知多遠以外的電話亭,用盡自己的力氣打電話給琴酒。當琴酒問起工藤新一時,她回答不知道。這個不知道不僅保護了柯南,更是保護了以柯南為首的所有人。

  這個時候的貝姐是善良的,善良到她可以為這兩個人不顧一切。在她的心裡,對與錯著看似迷糊但卻十分清楚的標準,對組織,完成任務就是對的,是使命,但這完成這份使命的前提是,她重要的人不能被傷害。

  無論怎麼看,貝姐的一切已經不能用善惡來區分,她的人性也不能用善惡來標註,就像她的名言那樣「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名偵探柯南》人物分析,貝姐是善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