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喜劇之王》是恐怖片?星爺隱藏了另一個版本的結局,細思極恐

《新喜劇之王》是恐怖片?星爺隱藏了另一個版本的結局,細思極恐

  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相信大家都看過了。這部電影在2019年的春節檔拿下了6.28億的票房,評分5.7分。電影上映後很多觀眾都對這部電影進行了吐槽,認為星爺已經江郎才盡。一時間,罵聲四處而來。

  但周星馳的電影一直有個特點,他超前的思維帶來的超前的電影往往不能被觀眾馬上吸收,往往需要經過時間的沉淀,大家才能在其中發現那麼一些「端倪」。

  舉個例子,星爺的《大話西遊》系列,1995年剛拍出來的時候票房就不怎麼好,口碑也很差,大家都理解不了周星馳為什麼要拍這麼一部電影。那麼它是怎麼火起來的呢?是電影下線兩年後,在某高校放映時經過很多學生的傳播,這部電影才慢慢地重新火了起來。十年後再看這幾部電影,我們的體會就有了另一番感受。

  對於這部《新喜劇之王》,其實也是一樣的。經過這兩年的沉淀,《新喜劇之王》的另類解讀也被大家一傳十十傳百地說了出來,因為電影當時上映的時候正值春節檔,為了打造喜劇+合家歡的電影形式,周星馳沒有把電影的悲劇結局表現出來,只給了觀眾一個美好的夢,這個夢是如夢成為了大明星獲得了最佳女主角。

  但電影還有另外一個悲劇版本:如夢早已在那個雨夜死了。

  初次聽到這種解讀的時候,小帥是十分驚訝的,一部喜劇片為何可以被解讀成一部恐怖片?但是看了小帥總結的接下來這5個強大的證據鏈,你會發現,原來真的,電影有兩個不同的結局!

  一、電影開頭的事故現場

  在電影開頭,如夢跑龍套的時候遇到了一位被劇組車撞了的老頭,老頭當即坐下不能動彈了。如夢發現了他後還上前去教他怎麼演戲,說他那樣演是不對的。然後後一秒,車上就來人把他抬走了,說他肋骨骨折。

  這個場景初看只是一場被當做演戲的事故現場,但其實它意味著一場「被當做演戲的事故」。也就是說,觀眾以為的演戲,可能是一場真的事故,這很好地對應了後面如夢遇到車禍時的一場戲。

  二、如夢死於車禍

  在電影1小時2分鐘26秒處,如夢被突然拐彎的大貨車嚇倒在地,大貨車旁邊的小轎車車主下來問她有沒有受傷,是不是想自殺?她沒有回答,然後推著車往反方向走了。這場戲有兩種解讀,一種就是按照電影原本的明線邏輯走,她只是想自殺但沒有被撞,另一種是她其實已經被撞了,後面她起來直到電影結束都是一場夢。

  第二種解釋顯然呼應了第一部分那場以真亂假的車禍。也就是說,這裡的車禍現場,導演沒有把真實的情況展現給觀眾,而是展現了一場假車禍現場。

  從這一刻開始,如夢已經進入了一場沉睡的夢境。

  需要注意的是,這場戲中,如夢戴著耳機,放的是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曲《天鵝湖》,劃重點。

  三、馬可去如夢家中

  如果按照以上觀點順利理解下來的話,讓我們繼續看後面。

  從1小時以後如夢經歷車禍開始,電影就變得很美好了。先是馬可因為被嚇尿成名,然後是馬可去到了如夢家中。這一段,與前面馬克的戲份有一處重要呼應。

  馬可在網上成名後,他上一秒在電視裡還叫不出如夢的名字,下一秒剛進如夢的家門時,就立馬叫出來如夢的名字了。在前面的故事中,馬可雖然多次碰到如夢,但是並不知道她的名字,那麼馬可是怎麼知道如夢的名字的呢?

  唯一的解釋就是,這是如夢自己為自己編織的夢。

  首先是馬可來到如夢家中,提的籃子是人們送祭品用的籃子而不是送禮的籃子,裡面裝了白燭和酒,像馬可這樣的大人物,提著送祭品的籃子來送禮,是不是有點奇怪呢?

  還有,如夢家裡破舊不堪的小屋,馬可打開手機卻搜不到信號。但是如夢不僅在家開了網店,還賺得不錯。下一秒,馬可告訴了如夢入選了周星馳的電影,她的媽媽給她飛速地訂好了機票。

  如果馬可在如夢家手機沒信號,但是媽媽能訂票,她能開網店。

  顯然,這裡是如夢的夢。

  還有一點,馬可在看到如夢在家裡的時候,他是很驚訝的,他對如夢說了幾句話,為如夢感到可惜:「就像打不死的拳王,還沒打怎麼就投降了呢?」這句話的意思,還沒打就投降,通俗一點,就是還沒打,打不死的拳王就死了。

  然後他接下來的動作注意,他吃了一粒藥!這種藥,他在電影中只吃過兩次,一次是在他在片場被如夢扮演的紅衣女鬼嚇到的時候,另一次就是他在如夢家中。而且兩場戲的鏡頭都是暗色風格的,大家可以注意一下,其他的地方都是明亮的色彩,只有這兩場戲是暗色。按照這個邏輯,馬可說的那句話,以及他吃的藥,這難道不是因為馬可看到了一個死去的如夢才會這樣說嗎?

  四、如夢成為最佳女主角

  聽了馬可的好消息後,她去參加了周星馳電影的面試,後成功入圍,入圍後她推開了一扇門,然後就成為了最佳女主角。

  顯然這是不符合現實邏輯的。一個演員即使拿到了周星馳電影的拍攝資格,成為星女郎,那也意味著她還有很長的演藝生涯要走,才有機會爭奪影後這種地位。怎麼可能在如夢這裡,就一下成名了呢?

  推開門後的如夢成為最佳女主角,臺上大螢幕播放的卻是她的跑龍套作品,其他觀眾都在笑,只有她的父親,看到了女兒跑龍套的辛酸過往,在止不住的哭。直到馬可走出來頒獎,說了一句臺詞:人生啊,就兩個字,如夢。

  這裡呢,其實已經給出了暗示,如夢在夢裡成為了最佳女主角。

  五、BGM《天鵝湖》以及電影《黑天鵝》

  這是整部電影證據最強的一個部分。電影在多處用到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曲《天鵝湖》做BGM,在如夢出車禍的那個雨夜,在如夢成為最佳女主角的頒獎典禮,都用到了。

  那麼這個BGM有什麼故事呢?《天鵝湖》的芭蕾舞曲故事有很多個版本,遠遠不止一個。人們最喜歡且最樂於接受的當然是最童話的版本。這裡借用《隱秘的角落》張東升說過的一句話:「你可以相信童話。」當然,大家都可以相信童話。但你不能阻止別人認清現實。《天鵝湖》還有一個悲劇版本,故事並不愉快,最後王子和公主都死了。

  如果這還不能讓你信服的話,那麼還有一個證據,同樣用《天鵝湖》做BGM的一部高達8.6分的電影,《黑天鵝》。

  這部電影講述了一位芭蕾舞者Nina和競爭對手Lily為了競爭黑白天鵝角色的故事。總監要選一個能夠完美分飾黑白天鵝的一個角色,Nina的白天鵝非常好,但她的黑天鵝意境不如對手Lily。

  後來,她為了練好角色而走火入魔。不瘋魔不成活,最後的Nina越來越像黑天鵝了,她已經接近了她的夢想,但是她的內心也開始變得龐雜而深邃。最後Nina瘋了,有人說她死了有人說她沒有死只是精神分裂了。電影的導演達倫·阿倫諾夫斯基 給觀眾留下了解讀和想像的空間,Nina是死是活並沒有告訴觀眾。

  星爺向來喜歡在電影中致敬和借鏡西方的很多電影作品,顯然,這部《新喜劇之王》和《黑天鵝》似乎也有著某種相同的本質,就是結局的不確定性。

  為什麼導演要把另外一個版本的結局隱藏的這麼深呢?

  其實在《新喜劇之王》裡,導演已經借用臺詞回答了這個問題。馬可有一場戲是要達到演技爆發出來,導演用火腿腸給他當腸子,用倆鞋子塗了番茄醬給他當腎。於是馬可反問了導演一句:「為什麼不能用真的呢?」

  導演借電影臺詞回答了一句:「我們春節檔不能太殘忍。」

  再聯繫到這部電影的聯合導演邱禮濤,他可是香港恐怖電影的鼻祖,曾經掀起了恐怖片好多類型的潮流。他的作品往往不是那種簡單粗暴的恐怖,而是會讓觀眾一陣陣的「脊背發涼」。

  在《新喜劇之王》中,如夢扮演紅衣女鬼去嚇馬可的時候,這一段戲就是邱禮濤導演的恐怖片典型風格。暗色的濾鏡,搭配上鮮艷的色彩,讓這場戲籠罩在一種壓抑的氛圍中。同樣的暗色濾鏡,在馬可去如夢家裡的時候,也是一樣的。

  所以說,是因為春節檔期的原因,電影沒有將另一個版本的結局展現出來。而邱禮濤導演又特別擅長這種「加戲」,所以這另外一個版本的結局也就產生得很合理了。

  周星馳曾經在《新喜劇之王》路演採訪時接受過影迷的採訪,有一個影迷問「如夢死沒死?」周星馳的回答是「如夢可能沒死但是她昏迷了,後面做的都是一場夢。」

  不管如夢死還是沒死,電影的結尾只是如夢的一場夢。

  導演不想直接告訴人們放棄不切實際的幻想,也不想讓人失去追求夢想的熱情。電影中他給了角色多種可以過好人生的選擇,一種是選擇夢想,另一種是選擇生活。就像如夢剛開始遇到的那個胖男孩一樣,他選擇了夢想,但因為繼承家業不得不選擇生活,而如夢雖然生活拮據,但她為了夢想一直在努力付出。

  這跟最後她放棄夢想選擇開網店賺錢生活是兩種不同的選擇,也是星爺想告訴觀眾的,你可以去追夢,你也可以選擇為了生活奔波,一個為了詩和遠方,一個為了賺錢養家,兩者對立沖突,就像電影最後星爺留給觀眾的另一個隱藏結局一樣。

  其實2019年的春節檔,《飛馳人生》和《新喜劇之王》的結局都在這種不確定性的邊緣試探著。《飛馳人生》電影最後沈騰開車飛下懸崖,你說他是死了還是沒死呢?

  我想任何一個導演都會這樣回答:「春節檔不適合演這個,所以乾脆留一個開放性的解讀空間好了。」

  準確地說,《新喜劇之王》這部電影不是星爺拍給大部分觀眾的一部電影,而且拍給自己的。在採訪時他也明確表示過,自己和如夢這個角色有共情,本來是想自己出演的,但考慮觀眾可能不太喜歡,就放棄了。不過從星爺的表述中可以看出,如夢的辛酸經歷就是他幾十年演藝生涯的過往回憶。

  他在《喜劇之王》中說出的那句「我養你啊」,是沒有能力的一個跑龍套演員;而在《新喜劇之王》中他借小胖子的一段表演完成了這個夢想。後來的小胖子是一家公司的少爺,這次的追求者終於有了能力來養活他喜歡的女人,但很可惜的是,他能給如夢金錢和地位,但是給不了她夢想。

  《喜劇之王》中尹天仇僅僅是給不了柳飄飄想要的生活,《新喜劇之王》中小胖子給得了如夢金錢和生活,但是她想要的並不是這些。在這個往復的循環中,星爺想告訴我們的,似乎是通透的一種狀態,不再是感性的情緒,而是經過時間沉淀冷靜後理性的思考,以及斷舍離和放手的態度。

  其實對於尹天仇來講,養或者不養,是兩種不同的選擇。就像,你選擇相信美好的童話還是殘酷的現實,也是兩種不同的選擇。對於《新喜劇之王》的結局也是一樣,電影的結局你選擇相信如夢沒死她功成名就,你也可以選擇相信如夢已死,這只是如夢的一場夢。

  我想如果想做到最好,可以用這8個字來概括今天的話題了:

  腳踏實地,瞻仰星空。

  腳踏實地是教會我們做事情要認清現實然後用努力去彌補差距,實現自己的不斷進步和突破;瞻仰星空是要我們在努力的同時也偶爾抬一下頭,看看自己的夢想。

  對於每一個渴望通過跑龍套成為大明星的演員來講是這樣,對於我們在學習、工作和生活中的每個普通人也是這樣。

>《新喜劇之王》是恐怖片?星爺隱藏了另一個版本的結局,細思極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