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銀魂》做到了「神還原」,卻丟掉了靈魂

《銀魂》做到了「神還原」,卻丟掉了靈魂

  

  《銀魂》在演員陣容、制作規模上都做到了可圈可點,視覺呈現讓許多苛刻的粉絲也挑不出毛病,唯獨在最核心的劇情上功力不足,導致整部電影變成了粉絲懷舊的狂歡。

  刺蝟公社 | 王惠民

  《銀魂》是日本漫畫家空知英秋的少年漫畫作品,於2004年2號的《周刊少年Jump》開始連載,至今依然在更新中。

  這部連載14年的漫畫作品,在今年迎來了自己的真人版電影。

  由田雄一執導真人版《銀魂》電影7月份已經先行在日本上映,在斬獲37億日元票房後,於9月1日在國內正式上映,三天時間票房突破5000萬元,位列國內票房日榜第三名,僅次於諾蘭的戰爭史詩《敦刻爾克》以及霸榜許久的票房怪獸《戰狼2》。

  盡管跟去年的《你的名字》《海賊王之黃金城》等動畫劇場版相比,這次的真人版在票房上並沒有展現出特別強勁的勢頭。但5000萬的成就依然創造了歷史:它打破了此前由漫改真人版《寄生獸》保持的4832萬元的紀錄,成為了日本真人電影在中國內地市場票房最高的作品。

  在不斷刷新記錄,叫好聲一片的背後,《銀魂》面對的依然是那個難以打破的漫改真人版電影的魔咒。

  從「無腦」好評到理性評價,粉絲經濟魔力消退

  在《銀魂》登陸院線的過程中,粉絲依舊是票房最有力的保障,不討好圈外觀眾,從劇情到演員都力求做到「神還原」,顯然《銀魂》走的就是這條路。

  作為一部發售5100萬冊、延續14年的超強IP,《銀魂》在國內的日漫圈子有著極強的號召力,改編成動畫之後,也是口碑爆炸。在高人氣的「四大民工漫」《火影忍者》《海賊王》《死神》《銀魂》中,系列的豆瓣評分始終保持第一。

  《銀魂》在中國擁有相當大數量的粉絲,而他們構成了此次觀影觀眾的主力軍。在百度風雲榜——日漫排行榜上的搜索指數排名上,《銀魂》超過《火影忍者》,成為僅次於《海賊王》(即《海賊王》)的最受關註日本動漫作品。

  在如此強大的粉絲號召力影響下,這次電影版改編可謂眾望所歸,而當紅小生小栗旬擔綱主演,更是在演技和顏值上給電影提前擔保,《銀魂》強勢登陸國內院線,在暑期檔過後的第一天上映,備受期待。

  上映不久,在微博上就有不少粉絲曬出電影票根,語氣中不吝讚美之情:銀他媽的電影必須要支持啊!豆瓣評分一路飆升到8.2分,「神還原」成為《銀魂》電影版的金字招牌。

  《銀魂》在國內鐵桿粉絲的口中被稱為「銀他媽」,這個梗出自「銀魂」的日文發音GINTAMA,從中不僅看出粉絲們對該作的喜愛,更直接地體現出另一個問題:如果不了解原著作品中隨處可見的各種梗,就很可能完全體會不到影片的笑點所在。

  「粉絲向」成為電影最大的賣點,然而這也是一把雙刃劍,間接導致了評價兩極分化的情況出現。

  截止到2017年9月7日,《銀魂》電影版在豆瓣上的評分已經從最初的8.2分降到7.4分,其中給出4星評分的觀眾占絕大多數,在最初狂熱粉絲的五星評分熱潮過後,整體評價趨向理性化,喧鬧背後的問題逐漸浮出水面,這種情況已經困擾了日本電影業相當長一段時間。

  《銀魂》還原了一切,但沒了靈魂

  許多沒看過的原著的觀眾給這部電影打了0分,理由是「完全不理解電影裡面的許多無聊的橋段。但對於一部分粉絲而言,《銀魂》電影版即便做到了「神還原」,也沒有改變他們diss這部漫改電影的想法。

  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採訪了幾位觀眾,其中不乏一直關註《銀魂》原著的忠實粉絲,曉虹便是其中一員。9月1日電影剛剛上映,她便買了電影票,帶著對演員和制作的期待走進電影院,然而全片看完,曉虹感到「非常失望」。

  「這世界上還有比銀魂真人版更無聊的片子嗎?特效給0分,演技給0分,配樂給0分,橋本環奈給10分。」觀影結束後,曉虹在QQ空間發布了這條動態。

  「我覺得《銀魂》真人拍得隨便,並不是像現在觀眾說的有多用心,這是我不喜歡它的根本原因。」曉虹解釋道,之所以有人覺得它用心,應該指的是在場景和劇情的還原上劇組確實做到了有板有眼,但是一到了真正涉及《銀魂》精神內核的部分,你會發現它其實什麼都沒傳達出來,「給人一種感覺就是為了拍而拍。」

  在曉虹看來,如果《銀魂》本身沒有那麼深刻的東西在裡面,那電影版的表現近乎完美。但問題在於,《銀魂》本身是有著深刻內涵的,這些在電影中都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種橋段和特效,一方面是對原作場景的「神還原」,另一方面則是完全背離原作的空洞主題,二者巨大的違和感令觀影體驗大打折扣。

  「銀魂最重要的不是讓我笑,是讓人笑著哭,讓人哭著笑。無厘頭的吐槽和搞笑橋段中穿插的是每個人物的真情,是每個人物和作者的心。」她拿電影中的片段舉例,「片尾處有一場銀時和高杉在甲板上的對話,本可以成為點睛之筆,但這種昔日好友最終揮刀相向的悲劇,並未傳遞出足夠感染觀眾的情緒,動畫裡同伴間的羈絆和糾葛沒有體現出來。」

  日本是動漫大國,每年都會有上百部優秀的新作出現,如同中國電影市場開始IP改編熱潮一樣,近幾年隨著電影產業的不斷發展,日本電影市場掀起一股「漫改真人熱」,即根據原著動漫進行真人電影版翻拍,並以此反推進漫的再次流行,並進一步發展相幹衍生品如遊戲、手辦、桌遊等產品。

  盡管制作方的如意算盤打得風生水起,但不斷被消費熱情和耐心的粉絲們,已經越來越對類似的套路免疫。

  漫改真人版是筆難做的生意

  豆瓣用戶「柳少白」在《銀魂》的影評裡這樣總結道:漫改要做到兩邊討好十分不易。對原作粉來說,人設崩壞、內容刪減、場景失真等等常被詬病。對沒看過原作的觀眾來說,架空設定、劇情交代、各種梗的說明以及表演是否符合三次元常理都成為難題。

  但其中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劇組和制片方的用心程度,一部根本沒有理解原著精髓、只想依靠場景還原和特效堆砌撈粉絲錢的作品,自然會被眾人的口水淹沒。

  對比國內的IP化泛濫的撈錢現象,在日本,漫改真人版失敗造成的負面影響有過之而無不及,近幾年接二連三出現真人版電影雷人作品,更是讓許多原著粉絲對真人翻拍產生了本能的反感。

  正如影評人大聰在文章裡吐槽:「如果一部真人版電影在看的時候,努力讓觀眾去假象二次元的畫面和一些特征,那麼幹嘛還要費那麼大力氣拍一部真人版,直接做成動畫電影不是更能還原動漫的特征嗎?」

  很多漫改電影以做到「神還原」為最終目標,但往往忽略了他們不是在做動漫而是做電影的事實,所謂電影,正是要在有限的時間裡完成世界架構、故事敘述、情感鋪墊三個基本的任務,倘若為了還原而捨棄劇情的完整性,實際上是本末倒置的。

  但這似乎已經成了該類型作品的通病。

  去年夏天,當官方正式宣布人氣少年漫畫《銀魂》將拍攝真人電影後,日本國內的粉絲反應激烈,「真是毀原著。」「多向人家荒木飛呂彥老師學習學習吧!」等各種批判聲不絕於耳。

  同樣是漫改真人電影,《JOJO》的作者荒木飛呂彥為了不破壞原著,堅持不肯讓松本潤出演男主角空條承太郎,結果引得出品方傑尼斯震怒。這種為保證電影質量而不惜對抗投資方的勇敢行為自然博得粉絲們一致好評, 在真人化制作的過程中,資本的進入使得劇組不得不考慮許多「片場以外」的情況,這與漫畫家當初在創作時的無拘無束、天馬行空完全不同。

  反觀電影《銀魂》,在演員陣容、制作規模上都做到了可圈可點,視覺呈現讓許多苛刻的粉絲也挑不出毛病,唯獨在最核心的劇情上功力不足,導致整部電影變成了粉絲懷舊的狂歡。

>《銀魂》做到了「神還原」,卻丟掉了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