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BEASTARS》|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瘋批美人?

《BEASTARS》|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瘋批美人?

  上一期寫了一篇近年來非常與眾不同的動畫作品《BEASTARS》,其中的主角之一紅鹿這個角色讓我印象非常深刻,這一期便來系統分析一下這位財團大少爺——路易。

  紅鹿路易是典型的神經官能症患者。或者套用一下網路流行詞「瘋批美人」也完全沒錯。

  時而歇斯底裡,時而運籌帷幄,時而光芒萬丈,時而苟且偷安,60%的時間是意氣風發的領袖,40%的時間是不知所措的小孩,可以義正言辭地唾棄黑暗,也能拋棄一切站在過去自己的對立面,既可以成為大義凜然的食草英雄,也可以成為臭名昭著的走私黑幫頭目,所有的特質和綜合在一起,構成了路易這個非常立體的角色。

  在《BEASTAR》一眾各具特點的優質角色中,路易的龐雜性當仁不讓的名列前茅。

  說他「美人」一點問題都沒有,路易可謂是全劇的顏值擔當。

  戲劇社的社長,校報的常駐封面人物,各方面都異常優異的三好學生,背後是強大的財閥,代表著光亮、高貴和卓越,是下一代Beastar極有競爭力的候選人,是一切優點的集合體,是學校這個小社會中食草動物的精神領袖。

  身形挺拔,身材流暢,精瘦而不虛弱,一對雄鹿的角優雅且富有力量,配合時時刻刻精心維持的面部表情,走過之處總能聽到眾多雌性動物的尖叫。

  在路易帶領下的戲劇社,不僅每次都能展現出精絕的戲劇節目,而且是食肉動物和食草動物友好相處的完美典范。

  長久以來形成的「學園王子」「正義大使」形象,讓路易的光環越來越大,而身為「強大到可以媲美食肉動物」的食草動物,更是讓他不費吹灰之力地收獲愛戴,無論走到哪裡都會自然而然成為焦點。

  如果遇到矛盾,僅憑氣場就可以壓制對方。

  而完美無瑕的面具之下,只有路易一個人知道的,是他無法控制的自我厭惡和恐懼,所以當他的面具不經意掉落的時候,那股「瘋」的氣質便如開閘洪水一般奔騰而出。

  其中一點便體現在偶爾戾氣十足的行事風格上,誰能把那樣的表情與言語跟王子路易聯繫在一起呢。

  而這種揮之不去的強烈感情來自於他的童年經歷——他曾是被黑市販賣的活體鹿肉食品,編號是4。

  他恐懼,所以他用極強的控制力武裝自己;

  他低賤,所以他需要層層完美的包裝來應對所有人的期待;

  他迷茫,所以必須用冠冕堂皇的豪言壯語掩蓋自己經歷過的一切真實;

  他弱小,所以他厭惡自己身為食草動物的身體,也嫉妒食肉動物天生就有的基因優勢。

  這種「瘋狂」、「傲慢」與「混亂」在碰到了真正的強大之後便無處躲藏,大灰狼雷格西的出現刺痛了路易身上最敏感的神經。

  擁有強大的力量卻愚笨、善良、畏縮、低調,放棄自己的光環,只想埋沒在人群中,躲藏在陰影後,雷格西的選擇讓路易非常不爽。

  完全不同於雷格西「能輸就輸,面子都是浮雲」的處事風格,路易不允許任何人看到他的弱點。

  彩排之前摔傷了腿,在無人的時候疼得一瘸一拐,但一旦站到燈光下,他依舊是那個風光無限的路易。

  即便是自然規律下必須經歷的換角,他也不會讓任何人知道。

  其實路易的身上一直透露出強烈的成為食肉動物的向往。

  而這與他身為食草動物的事實南轅北轍,求而不得,愈加求之,再求不得,走向極端。

  比如說強迫雷格西咬自己,而看到雷格西牙齒上自己猙獰的倒影後,才猛然驚醒,找回了自己的身份。

  尾隨獨闖黑幫獅子組的雷格西,在前者離去後,開槍打死了獅子組的老大。無論是語言還是動作都透露出十足的癲狂,這件事本身也早已脫離了食草動物應有的本性。

  (臺詞:就讓我見識一下你們肉食動物因恐懼而顫抖的模樣,給我哭!來吧!向我求饒!)

  包括後來用槍對著自己的養父,同樣是直接採取非常極端的方式,脅迫父親同意自己的退學申請,以武力彰顯自己的成熟和強勢。

  成為獅子組的老大之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吃下食草動物的肉,誠然是為了保命,也是為了跟這一群食肉動物寧死不屈的較勁,但不可否認其背後依舊暗含著他對成為強大肉食者的向往。

  這個時候的路易,拋棄了過去光亮中的自己,用更堅硬的外殼將自己包裹起來,卻沒有意識到,無論是專門在雷格西面前說出「同類相殘才好」的氣話,還是因為父親一句「買下你這麼多年我卻不知道如何愛你」而露出孩子般受傷的表情,都是那個真實的自我在無形中對自己的吶喊,只是他暫時聽不到罷了。

  改變路易的有兩個角色,大灰狼雷格西和獅子伊吹。

  兩者恰恰都是食肉動物。

  雷格西從頭到尾都在拯救路易,這種拯救並不是通過言語和諄諄教導,而是他做的每一個選擇。

  路易因為自己在黑市裡的活飼料記錄而退縮時,雷格西義無反顧地站出來單槍匹馬殺進獅子組。

  兩人在一開始見面的時候,雷格西對路易說的話就在無形之中影響著路易,「成為英雄」「正確的強大」,看似不負責任、自暴自棄的推諉,在很長時間之後,反而成了身為黑幫頭目的路易教導雷格西的話。

  在身為旁觀者的兔子小春眼中,雷格西雖然比自己小,「有時卻表現得像個父親」,路易則完全相反,「很愛撒嬌,明明不穩定還偏要逞強,總帶著一副寂寞的神色」。

  在兩人的無數次交鋒中,雷格西始終是平靜如水的那個。

  無論是被路易隨意冒犯指責,還是扮成奇裝異服,雷格西從來不會因為外部因素而動搖自己的想法(雖然他的想法總是會給他添很多傷口),面對雷格西的純粹、真誠與理性,不知所措、抓狂暴走的反而是外表更像是大人的路易。

  在路易進入獅子組當老大之後,另一個食肉動物——獅子伊吹,同樣對路易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讓路易接受自己作為食草動物,主動給他買蔬菜便當,關註他的身心健康。

  在獅子伊吹犧牲自己之前的那段對話中,他對路易講出了自己認為的強大,並不是身為一把沒有刀鞘的匕首,傷害別人、侵蝕自己,而是擁有了想要保護的東西之後,才發現自己能變得如此強大,食肉動物能擁有的這種強大,正是來自食草動物。

  幸而,伊吹用自己的生命,雷格西強迫自己破戒,最終讓路易領悟了。

  強大並不是鋒芒畢露、讓人畏懼,也不是完美無缺、光環籠罩,而是包容與冷靜。

  越不強大,就越容易失去冷靜;越失去冷靜,就越想用表面的強大偽裝自己。

  於是冷漠、殘忍、暴戾,以為這是用一幅成人的面孔面對荒謬的世界,殊不知這才是最懦弱的逃避。

  所以才有了後來的路易,一個會為了父親的去世而哭泣,會為了幫助獅子組的朋友而重新回到黑市,會為了給雷格西打氣而瘋狂抽血,會與朋友並肩而立改變這個社會的紅鹿路易。

  不再因為自己換角而感到是不能告訴任何人的弱點,面對危險冷靜、沉著,面對過去的食肉動物下屬親如朋友。

  可以背著一塊標著天價的牌子大搖大擺地走進故鄉黑市,不再恐懼面對自己噩夢般的回憶和卑微的來處,也不再在意別人的眼光。

  從慌亂到沉穩,從外強中幹到外柔內剛,從歇斯底裡到擲地有聲。

  至此,在我看來,路易這隻食草動物用196話的時間完成了真正的強大。

  人物的成長弧光合理、有邏輯、張弛有度,心理變化層次感極強,時而搖擺不定,時而一心向前,表現出無限可能。

  祝願我們的路易王子前途無量。

>《BEASTARS》|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瘋批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