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室內設計公司相關資料】房屋遇拆遷,屋內藝術品被毀,怎麼賠?

【室內設計公司相關資料】房屋遇拆遷,屋內藝術品被毀,怎麼賠?

  

  ■點擊右上角【關注】「楊在明征地拆遷律師」頭條號,私信回復「咨詢」,即可享受一對一法律服務咨詢。

  ■楊在明征地拆遷律師,專注為被征收人提供專業、周到的法律服務。

  今天給您講個有意思的案件,故事是這樣的:

  2018年初,漂亮縣人民政府作出漂房征字〔2018〕02號《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決定》,決定對小方塊塊區(具體範圍以規劃紅線圖為準)實施征收,征收部門為漂亮縣征收辦,實施單位為漂亮縣美麗街道辦事處。

  2018年3月,漂亮縣征收辦對該征收決定、《小方塊塊區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安置方案》及相關材料進行了公告,同時根據大多數被征收人的意見,漂亮縣征收辦選定了大明白房地產土地評估造價咨詢有限公司作為本次征收的評估機構。

  小方塊塊區村民張小嘎是一名藝術家,自2000年起,在其房屋內的牆壁、院牆上,創作了200多幅領袖名人、民族英雄的雕像、油畫及書法碑刻等製作物。本次征收範圍包含了張小嘎的土地及房屋。

  2018年8月21日,大明白房地產土地評估造價咨詢有限公司對張小嘎被征收房屋及附屬物的價值、上述製作物的遷移費,分別出具了《房屋征收補償分戶報告單》。

  2019年4月1日,張小嘎與漂亮縣征收辦簽訂了《房屋征收補償安置協議書》。雙方對評估機構的選定、補償安置方式及附屬物的補償均做了約定。

  補償安置協議簽訂後,張小嘎領取了房屋、附屬物及其他補償款項共計800000元,但未領取「人頭像、油畫、字」等製作物補償款190000元。

  隨後,漂亮縣征收辦(甲方)又與張小嘎(乙方)簽訂了一份《關於被征收房屋補償協議的補充協議》。

  雙方約定:「對於案涉房屋內文學藝術作品的補償協議,本應同步簽約,但為了本區整體房屋搬遷工作順利進行,甲方提出先簽約房屋征收補償協議,對文學藝術作品的補償協議另行簽約。

  乙方堅持提出保留「先補償後搬遷」的原則權利,即先簽房屋補償協議後,不得任意非法拆除本房屋及文學藝術苑作品。

  待藝術苑作品經有資質的評估機構作出評估結果後,按評估結果進行補償,並於5日內交出拆除。雙方認同上述意見,別無其他,特此立據為憑」。

  同年4月22日,案涉房屋被漂亮縣征收辦指定的施工單位拆除,房屋中的藝術苑作品也被毀損。

  張小嘎隨即提起行政訴訟,請求確認漂亮縣征收辦拆除房屋時毀損「藝術苑」作品的行為違法,並賠償其藝術品財產損失300萬元及勞力損失200萬元。

  本案在一審審理過程中,張小嘎認為大明白房地產土地評估造價咨詢有限公司不具有評估藝術品的資質,且未對張小嘎文學製作物的價值進行評估。

  經其申請,一審法院委托更明白藝術品鑒定有限公司對張小嘎提交的標的物重新評估。該公司出具《鑒定評估報告》得出鑒定結論:評估總價約為233200元。

  張小嘎不服該鑒定結論,更明白藝術品鑒定有限公司就鑒定意見是否全面、製作物估價是否過低、估價師是否具備資質、評估收費標準是否過高等張小嘎提出的異議進行了解釋和說明。

  一審審法院認為如下:

  一、關於本案被告是否適格的問題。

  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及在案證據佐證,漂亮縣征收辦作為涉案征收項目的房屋征收部門,應當對其指定的施工單位實施的拆除行為承擔責任。因此,漂亮縣征收辦是本案的適格被告。

  二、關於被訴拆除行為是否合法的問題。

  本案中,漂亮縣征收辦雖與張小嘎對被征收房屋簽訂了補償協議,但在簽訂房屋補償協議當日,又與張小嘎簽訂了《關於被征收房屋補償協議的補充協議》,約定對被征收房屋內的多件製作物先行由具有評估資質的機構評估,按評估結果予以補償後,再交付拆除。

  在雙方就該《補充協議》履行期間,漂亮縣征收辦指定的施工單位即強制拆除了涉案房屋,以致張小嘎製作物被毀損,該拆除行為違反了前述條文規定及雙方約定。

  漂亮縣征收辦作出的拆除案涉房屋導致張小嘎製作物毀損的行政強制行為,不具有可撤銷內容,故應依法確認其違法。

  三、關於張小嘎的賠償請求應否予以支持的問題。

  本案中,漂亮縣征收辦違法毀損張小嘎製作物的行為給張小嘎造成了財產損失,依法應予賠償張小嘎合法的直接財產損失。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二條規定,原告在行政賠償訴訟中對自己的主張承擔舉證責任。被告有權提供不予賠償或者減少賠償數額方面的證據。

  一審法院根據案情及有效證據對張小嘎的賠償請求作如下評判:

  關於張小嘎製作物損失問題。

  本案中,漂亮縣征收辦未提供拆除時的有效證據以證明案涉房屋內製作物的種類、數量、項目等基本情況,且雙方對於被毀損製作物的價值存在分歧。

  在必須對張小嘎製作物價值作出認定的情形下,更明白藝術品鑒定有限公司出具的《鑒定評估報告》中的評估價值可以作為參考依據。

  該評估報告載明265件標的物價值約為233200元,因此漂亮縣征收辦應當賠償張小嘎製作物損失233200元,對張小嘎其他賠償財產損失的請求不予支持。

  關於張小嘎勞力損失的問題。

  張小嘎主張勞力損失200萬元,由於該損失並非現有財產的直接減少,屬於間接損失的范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六條第(八)項規定,張小嘎的該請求不在國家賠償法規定的賠償範圍之內,故對張小嘎主張200萬元勞力損失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一審法院判決如下:

  一、確認漂亮縣征收辦毀損張小嘎製作物的行政行為違法。

  二、漂亮縣征收辦於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賠償張小嘎人民幣233200元。

  三、駁回張小嘎的其他訴訟請求。

  張小嘎對一審判決不服,提起上訴。張小嘎認為:

  一、一審法院未能查清具體實施者、直接責任人等重要案情,也不確定是否將有關材料移送監察機關或者上級行政機關。

  二、對更明白藝術品鑒定有限公司的鑒評報告有異議。

  三、涉案藝術苑被毀損的作品有恢復的價值,作者可以恢復重建,被上訴人應當承擔第二次重作重建的費用。請求被上訴人向張小嘎支付精神損失撫慰金、向上訴人賠禮道歉。

  漂亮縣征收辦答辯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程序合法,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

  二審法院經審查認為,一審判決對證據和事實的認定正確,二審予以確認。

  二審法院認為:

  一、漂亮縣征收辦為本案適格被告。

  本案中,漂亮縣征收辦是涉案征收項目的房屋征收部門,應當對施工單位實施的拆除行為承擔責任,故,漂亮縣征收辦是本案適格被告。

  二、關於被訴拆除行為是否合法的問題。

  在涉案征收項目中,漂亮縣征收辦與上訴人對被征收房屋簽訂了補償協議,又於當日針對被征收房屋內的製作物簽訂了《關於被征收房屋補償協議的補充協議》,約定對被征收房屋內的多件製作物先行由具有評估資質的機構評估,按評估結果補償後,再交付拆除。

  在該補充協議未履行完畢前,漂亮縣征收辦強制拆除了涉案房屋,對室內製作物造成了毀損。該拆除行為違反了上述強制性規定及雙方約定,因該強拆行為不具有可撤銷內容,原審法院確認違法並無不當。

  三、關於賠償問題。

  本案被上訴人強制拆除行為造成上訴人財產損失,理應承擔賠償責任。

  四、關於《鑒定評估報告》是否采信的問題。

  首先,一審時,上訴人對於更明白藝術品鑒定有限公司作為評估機構並無異議;其次,上訴人對《鑒定評估報告》提出的異議,該評估機構出具了書面說明。

  該鑒定機構具備鑒定資格,鑒定程序符合法律規定,且從證據來看,沒有足以反駁鑒定結論的反證證據,故該《鑒定評估報告》,本院予以采信。

  最終,二審法院駁回了張小嘎的上訴,維持原判。

  通過上述案例,我們可以看出,權利遭受侵害時,及時維權很重要,但是維權時更需要方法和技巧。

  如本案,鑒定程序成為了案件關鍵的突破口,如您遇到類似問題,建議您及時聘請專業律師來為您維護合法權益。

  版權聲明:本文為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原創文章,未經授權,謝絕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