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劉德華直播破億,楊麗娟又來了?

劉德華直播破億,楊麗娟又來了?

  1

  

  上世紀的港臺藝壇,群星璀璨。

  

  四大天王紅得發紫,演唱會一票難求,黃牛票發家致富,甚至出現了警察圍堵捉拿逃犯的奇聞——

  

  「罪犯也有偶像,那個年代,誰不聽他們的歌?」

  

  其中德藝雙馨,至今仍然活躍大眾視野者,當屬劉德華。

  

  不僅唱歌演戲,還緊隨時代潮流,接軌流量直播。

  

  2021年7月29日晚8點,劉德華開啟個人帳號首次直播,在線分享心路歷程。

  

  當天下午,各大網路群就已炸鍋「晚上有華仔直播…」「他第一次真人互動…」

  

  中老年粉絲們曬出老照片,邊角泛黃的海報,滿滿一抽屜的磁帶盒,有情懷的藏家,還展出黑膠唱片。

  

  出道40年,他是一代人的青春和記憶。

  

  直播僅僅持續2小時,超過1億人入場,可謂轟動。劉德華特意關閉了刷禮物功能,「只是想讓大家多看看我」。

  

  即將60歲的他,盡管面有皺紋,卻精氣神十足,看起來風華正茂。粉絲對他的喜愛,用始於顏值、忠於人品來形容毫不為過。

  

  他在演員、歌手、制片、作詞等領域多棲發展,兢兢業業四十年,影響兩岸三地,建樹頗豐。

  

  圖片來源:網路

  

  劉德華有一首歌,歌詞十分動人情腸:

  

  「從沒想過有誰為我這樣,萍水相遇,然後一生無底線給我,奉陪到底」。

  

  不由想到,當初一心想嫁劉德華的瘋狂女子。

  

  時隔14年,不知她有無在直播間守候華仔?

  

  這一次,楊麗娟又來了?我們不得而知。

  

  隻知彼時,沒有視訊,無法連線,不然楊麗娟有很多選擇。也許,她會成為打投軍團的主力隊員,不至於非要一個「面對面說話的機會」,不至於傾家蕩產——

  

  16歲癡迷劉德華,17歲輟學,父母勸阻無效後,賣房賣腎籌資,供她多次赴港赴京追星,26歲進入歌友會,30歲如願見到偶像,最終負債累累、父親跳海自殺…

  

  最後一次採訪,她坦言「如果時光能夠倒回,不會如此沖動」。

  

  如果摘下有色眼鏡,拋離一切「瘋子、精神問題、人格障礙、腦殘粉」的標簽,回溯楊麗娟一生,不難發現,這是一個典型悲劇。

  

  龐雜的家庭構成、閉塞的成長環境,導致「追星」如同暴風眼一般,裹挾著一家三口的命運。

  

  一步錯,步步錯。

  

  

  

  2

  

  

  「我不願意提阿幹鎮。」

  

  1977年,楊麗娟生於甘肅蘭州阿幹。

  

  縱觀紙媒報導,這是一片資源枯竭、千瘡百孔之地,所謂「先有阿幹煤坑坑,後有蘭州城窩窩」。小鎮最繁華的街道上,家家關門閉戶,蘇式建築十分陳舊。唯一的電影院改造成塑膠制品廠,文娛資源更是貧瘠。

  

  楊麗娟的童年,可想而知。

  

  父親楊勤冀,生在知識分子家庭,退休前是甘肅蘭州一所市立中學的語文老師,38歲老來得女,因此萬般寵愛。

  

  母親陶菊英,是煤礦工人後代,家中排行老七,父母病中,她只得外出當臨時工刷牆,楊勤冀路過一眼看中,於是求娶為妻,後為家庭主婦。

  

  婚後一年,生下女兒,夫妻關係並不和睦。陶菊英嫁給楊勤冀頗有不甘,他大他14歲。

  

  「他是老實人,有正經工作,有城市戶口。我一直看不上他,老那麼多,長得不好,沒錢沒地位,窩囊到頭…」

  

  一段生計所迫而選擇的婚姻,從一開始,就有暗傷。

  

  縱然不是「愛的結晶」,楊麗娟仍然平安長大,個頭不高,性格羞澀,成就不錯,人緣不錯。文科考試得過第一,也有同學推薦班幹部——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女孩,本可擁有平平凡凡的安樂。

  

  1992年,楊麗娟懇求父母,不再念書。

  

  她的理由匪夷所思「我在學校,總是被人利用」。

  

  陶菊英一聽利用就心軟,表示「我們這家人,一輩子都在被人利用」。

  

  所謂的利用,只是陶菊英幫鄰居帶孩子,象徵性收取勞務費;楊勤冀沒有當上校長或主任,只是一個高級教師…

  

  這時,楊麗娟還是一個13歲小鎮輟學女孩,她和追星,毫無關係。

  

  圖片來源:網路

  

  1994年,楊麗娟夢到劉德華,命運由此改變。

  

  1995年,得知劉德華其人,開始不上學、不工作、不交友。

  

  1997年,花費9900元參加香港旅遊團,未能見到華仔,感到非常失望。

  

  2003年,為幫女兒追星,父母賣掉房產,一家人搬到每月400元租來的房中。

  

  2005年,得知華仔住所,父女倆再次赴港,失望而回。

  

  2006年3月,父親賣腎籌措資金,幫女兒赴港追星。

  

  「我去掉一隻腎臟還活著,這樣可以得到一筆錢,滿足娃娃去香港找他…」

  

  楊麗娟追星一事,被眾多媒體爭相報導,引發公眾廣泛關註。他們多次主動聯繫媒

  體採訪,不止一次表達見面願景。

  

  「只要見到劉德華,我們一家就能好好生活」如同魔咒,蒙蔽心智。

  

  2007年,楊勤冀借錢1.1萬元,一家三口赴港。在香港特區政府總部靜坐,為見劉德華而請願。

  

  出發之前,他將三箱寶貝寄存友人處。其中有楊麗娟小時的照片、獎狀、學生名冊,統統保留完好。

  

  2007年3月25日,楊麗娟參與劉德華歌友會,實現生平夙願。她被安排上臺,與劉德華近距離接觸,但未得到改變命運的10分鐘——

  

  「話都沒一句,就照了一張像,天地良心,這種見面算見面嗎?」

  

  沒有陳述「夢境」,沒有激發「感應」。

  

  2007年3月26日,楊勤冀跳海自殺,7頁遺書痛斥劉德華。

  

  2007年3月27日,楊麗娟埋怨劉德華,痛哭失聲,連呼後悔。翌日,她和母親返回內地。

  

  這一年,楊麗娟30歲。

  

  

  

  3

  

  楊麗娟消失了十年。

  

  回蘭州以後,她將劉德華相幹的書籍影音燒掉。她重新生活,與外界隔離,不上網,不看新聞,偶爾聽廣播。

  

  2017年,楊麗娟40歲。

  

  她開始篤信基督教,認為真心襄助者,上帝會將他們帶至自己身邊。

  

  父親離世之後,楊麗娟幡然醒悟,非常懊悔。節目中,她朗讀一封寫給父親的信,泣不成聲,並且勸說追星女孩不要重蹈覆轍。

  

  2019年11月,主持人魯豫家訪楊麗娟,她的生活再次進入大眾視野。

  

  她在蘭州一家商場做土豆片促銷員,月薪2000元。住在一室一廳廉租房,她睡臥室,母親睡客廳。沙發,茶幾,床,就是全部陳設。另有兩臺電器:一是別人送的洗衣機,二是可聽收音機的隨身聽。

  

  魯豫平靜地問楊麗娟:

  

  「如果可以重新,把以前的很多日子再過一遍,你會做一個完全不同的選擇的人生嗎?」

  

  楊麗娟愣了一下,「當然」。

  

  如果時光能夠倒回。

  

  溫馨的三口之家,縱無深愛,也有恩義,不至於窮途末路至此。一切美好生活,都因追星化作夢幻泡影。不可不謂罪有應得,蘭因絮果。

  

  圖片來源:網路

  

  楊麗娟依舊單身,說一個人很好。但她沒有徹底釋懷。

  

  「這十幾年來,沒有人關心我這個生命,過得好不好。」

  

  甚至耿耿於懷,如果再次見面,她會跟劉德華說:「你當初那樣對待我們,是你錯了,因為我最初的心願就是見你一面。」

  

  但她憑什麼這樣要求?

  

  很多人都忘了,楊勤冀跳海那天,劉德華因故停工,對外稱「調整狀態」。

  

  自始至終,他才是最無辜的受害者。作為明星偶像正常工作,被動牽扯進負面輿論,受人指責「無情」「冷漠」。

  

  有人說「依照天王的收入,給幾十萬安置餘生,不是問題吧…」

  

  但該事件中,劉德華一無引誘鼓動,二無實際責任,三番五次忍讓,書面發布公函,難道就是給人蹬鼻子上臉的理由?

  

  有個話題,作為偶像,是否該為粉絲的失智行為買單——

  

  如果粉絲瘋狂行為,需要偶像負責,那麼除了一個楊麗娟,還會有趙錢孫李家的「麗娟」,前赴後繼,無窮無盡。

  

  

  

  4

  

  生而為人,對自己負責,才立身天地。

  

  萬事不可重來,一切已經發生。唯一的流逝,只有時間。唯一的擁有,只有當下。

  

  人生最終局,是由一個又一個決定,環環相扣而成。

  

  起手無回,落子無悔,自己慎重。

>劉德華直播破億,楊麗娟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