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名偵探柯南:《唐紅的戀歌》與花牌文化

名偵探柯南:《唐紅的戀歌》與花牌文化

  

  最近閒來無事,補了廣瀨鈴主演的《花牌情緣》,和那些沒素質瘋狂在彈幕刷M21的人一樣,我也很自然地聯想到了劇場版《唐紅的戀歌》。兩部作品都圍繞花牌展開,那麼你對花牌有多少了解呢?

  了解花牌前,首先要了解《小倉百人一首》。說得太龐雜難以理解,《百人一首》完全可以當成是中國的詩經,兩者有非常多的共性。當然,其出現的時間要遠晚於我國的詩經。《小倉百人一首》中的詩句被分成上句和下句,下句被寫到選手的牌上,上句則由讀手進行念讀。

  花牌也叫歌牌、歌留多,是在日本流行的一種玩法。花牌共有100張,每場比賽使用其中的50張,雙方各25張,分為上、中、下段,面朝自己自由擺放。全日協使用的序歌,均為”花開難波津,寒冬閉羞顏。今春滿地堂,花開香芬芳”。

  比賽中,讀手讀出上半句,選手要把對應的下半句從牌陣中掃出。每掃出一張牌,可以從自己的牌陣中選擇一張放到對方牌陣,優先清空己方牌陣地獲勝。

  競技歌牌起源於1904年,此前,一直被作為娛樂項目,就跟中國的麻將一樣,一個省一個講究。後來,一個叫黑巖淚香的記者將這些方法統一,並確立了競技歌牌。他在《萬朝報》上報導了第一屆全國競技會,從此,歌牌在全日本開始了推廣。1948年,因戰爭而中斷的歌牌文化得到復興,統一的全日本協會成立。2008年,競技歌牌作為推進中日民間友好的交流活動,每年都會在北京舉辦活動。2012年,國際層面的歌牌交流會拉開帷幕。

  我對於歌牌的了解,其實並不多。但經過我查閱資料,我發現了日本文化中很難被趕超的一點,那就是禮儀。在歌牌比賽的前後,其實對手互相敬禮、選手向讀手敬禮,都是非常重要的。很多規則,雖然允許這樣做,但卻會因為禮儀層面的問題,成為禁忌。競技歌牌無時無刻不考驗著選手的定力、記憶力、反應力、體力。一場比賽下來,算上記牌的15分鐘,能趕上一場90分鐘的足球賽。拿我自己來說,打90分鐘王者榮耀都會累得不行,真的不可能去賽場上,頂著壓力跪坐那麼久。

  ”相思形色露,欲掩不從心。煩惱為誰故,偏招詰責人。”這是遠山和葉子練習花牌時選擇的和歌,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首和歌。對你的思念溢於言表,難以掩藏。

  當然還有”急流巖上碎,無奈兩離分。早晚終相會,憂思情愈深”這句,工藤新一送給毛利蘭的和歌。因不可抗力而分別,相互間的思念能化作更深的感情,最終總可以相遇。

  對《小倉百人一首》和花牌產生興趣,可以自己多去查閱資料,同時也很推薦《花牌情緣》這個作品。本期”點讚+在看”過65,下期深度對比《花牌情緣》與《唐紅的戀歌》。

  以上內容圖源:網路,文,酒染白天,審/編:戀戀,未經允許禁止轉載,盜文必究!感謝觀看!願生活愉快,萬事順遂!

  愛柯誠邀柯迷們投稿,分享柯南裡的細節或者你的獨到見解。

  評論留言區是給大家討論本文的,請不要發無關內容或廣告!

>名偵探柯南:《唐紅的戀歌》與花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