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如果,由一群動物來演「少年的你」…

如果,由一群動物來演「少年的你」…

  當一部電影被「人民日報」的官博點名,它就不只是電影那麼簡單了,而是一種「社會現象」。

  沒錯,說的就是近期大火的[少年的你]。

  [少年的你]的上映,把「校園霸凌」這個老生常談的尖銳話題再次擺上臺面,片中對於霸凌的展示,更是鮮血淋漓,毫不遮掩。

  陳念被鎖喉,被飛踹,被排球爆頭,被逼得躲進垃圾桶,被脫衣凌辱,甚至錄下視訊,情節一次比一次惡劣…

  她求助老師和警察,可也只能保得了一時。無奈之下,她只好尋求小北的幫助。即便如此,悲劇依然無法避免。

  萬幸的是,在事態失控的邊緣,還能仰仗著電影片尾列出的一系列保護法,這是最後的底線。

  霸凌事件的出現,其背後原因很龐雜,但少不了「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那麼你是否想過,這樣的現象,在什麼情況下才能顯現其最殘忍最直接的一面呢?

  在動物世界裡。

  傑克·倫敦在《野性的呼喚》中說過:「原始生活中不存在同情,殺人或者被殺,吃人或者被吃,這就是法則,永恒的法則。」

  這出動物版的[少年的你],就發生在最新的日本動畫裡 — 《動物狂想曲》。一切惡意,如深淵般無盡,再無定法為之兜底。

  《動物狂想曲》海報

  Welcome to the jungle,這裡沒有警察和老師,只有「陳念」和「小北」。活下來,才能走出去。

  ▼

  《動物狂想曲》改編自日本女性漫畫家板垣巴留的《BEASTARS》。原著漫畫從2016年開始連載,曾獲2018年的日本「漫畫大獎」第一名,銷量已突破300萬部。

  神作出神片,《動物狂想曲》自開播以來,就鎖定了「10月份最佳新番」,目前豆瓣評分高達9.3,B站評分9.8,前3集的播放量937.8萬。

  《動物狂想曲》的世界設定類似[瘋狂動物城],所有角色均是動物,分為食草動物食肉動物

  不同於[瘋狂動物城]各種明示暗示的身份指代,《動物狂想曲》更有普適性,那些動物,它們就是生活中的普通人,只不過披著獸皮。

  動物世界對標人類世界,那些存在於人類世界的問題和沖突,被嫁接到了動物世界,一個沒有法律法規和倫理道德的,近乎原始野蠻的世界。

  也因此,一切問題都被放大了,更本質,更赤裸,更無可回避,最先被提出的一個問題,就是所謂的「校園霸凌」。

  故事始於一場謀殺案,卻裡頓學院戲劇團的羊駝提姆被殺害了。在一個禁止食肉的世界裡,這是最大的禁忌,不敢問,也不敢提,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

  男主灰太狼雷格西成為了懷疑對象,他的出生不好,在劇團裡負責打光,時常遭到排擠和嘲笑。但沒有因此暴露狂怒的本性,流言蜚語獨自眼咽下,卑微地活著。

  本片的制作公司是Orange,絕活是用制作3D動畫的方式渲染2D,使得片中動物看起來更立體,尤其是身上的絨毛

  女主是一隻名叫哈魯的白兔,她的境遇比雷格西更淒慘。由於所屬品種的關係,哈魯時常遭到班上幾隻珍稀小丑兔的欺凌。

  被撞倒,被潑水,被孤立,被言語攻擊,可以說哈魯就是二次元的「陳念」。遺憾的是,在這弱肉強食的動物世界,沒有警察和老師會出面替她解決問題。

  像不像魏萊和陳念?

  走投無路的哈魯為了尋求幫助,不惜獻出肉體,吸引雄性兔子來保護自己。可這是殺敵一千,自損三百,她越是放縱,就越是遭恨,還背上了「賤貨」的罵名。

  雷格西和哈魯,就像是陳念和小北,處在各自群體中的邊緣,直到他們遇見彼此。

  初次相遇,雷格西險些吃掉哈魯,在激烈的思想鬥爭後,他強行摁住了往上竄的欲望,哈魯逃過一劫。

  食肉動物的本能

  第二次相遇,雷格西前往哈魯所在的園藝社取花,用以裝飾演出舞臺。哈魯並不記得他,但雷格西卻心有愧疚,畢竟上次險些害她丟了性命。

  在交談中雷格西得知,園藝社就只剩孤零零的哈魯,沒有人願意加入。哈魯就獨自打理園藝社,把每一朵花都當做了自己的孩子。

  雷格西和哈魯共處一室時,哈魯發覺到雷格西的異樣,其實他只是太緊張了,畢竟從沒有過這樣的待遇。可哈魯會錯意,以為他是饞自己的身子了,所以就…

  哈魯的舉動讓雷格西驚慌失措,仿佛衣不蔽體的是他才對。他拿起毯子披在了哈魯身上,迅速離開。

  雖然被嚇得不輕,但這短暫的相處使雷格西重新認識了自我,好像只有在哈魯面前,他才是一頭真正的公狼,才被當作雄性對待,而不是只能低著頭,躲在暗處的怪物。

  「陳念,你是第一個問我疼不疼的人」

  就這樣,雷格西喜歡上了哈魯。他暗中保護著哈魯,替她說話,攜手對抗著蠻橫且無理的霸凌。

  以「校園霸凌」為出發點,[少年的你]劇情順著青春片的方向發展,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光亮正大地肩並肩走著;

  與之相比,《動物狂想曲》就顯得更為暗黑,它要繼續探討的,是嚴格的階級本性共存問題。

  如同世界的兩面,一面光亮,一面黑暗。

  ▼

  霸凌事件的出現,其本質特征是「權力的不對等」,除了雷格西和哈魯,那些自認為高貴的動物,同樣會遭到更高階級的欺凌。

  就像《動物莊園》中所說的:「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而解決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想盡一切辦法去成為學院中的「BEASTARS」。動物們也期盼著,新的「BEASTARS」能主持公平,肩負起統領全校的責任。

  只是你無法確定,新的「BEASTARS」,是不是另一隻叫「拿破侖」的豬呢?

  而且在這樣一個力求食草動物和食肉動物共生共存的世界,需要食肉動物時時刻刻壓抑自己的本性。最大的隱患在於,這樣的規定毫無約束力,每一隻食肉動物都像是一個定時炸彈。

  根據津巴多的《路西法效應》,周遭的情境決定著行為。善與惡的兩張牌,怎麼出,每隻動物都是背後的操盤手。

  在學院內,有的動物活成了殺害提姆的兇手,有的活成了傲慢無禮的小丑兔,也有的像雷格西一樣,努力馴服著嗜血的本性。

  這不正應了那句話嗎,「我們生活在陰溝裡,但有人依然瞻仰星空」。

  再者,關於能力與使命,關於萌動的愛情,關於公平與正義,關於人類世界的種種,《動物狂想曲》幾乎都戳到了。

  ▼

  電影[動物世界],在「命運號」遊輪上,被利益和欲望驅使,所有人陷入了一場「存亡之戰」,他們內心深處的動物本能被召喚出來,靠著動物本能在行動。

  電影[一出好戲],那些流落荒島的人,與外界隔絕,在沒有任何文明跡象的前提下,他們就像一隻隻猴子,完全是動物思維,誰有香蕉跟誰走。

  電影[寄生蟲]中,握著手機四處尋找無線信號時,在地板上蠕動著想要離開時,以及在暴雨之中四處逃竄的樣子,這些行為,讓他們看上去更像是一隻隻節肢動物,而不是人。

  人由動物進化而來,花去上千年的時間,可是退化卻只需要一瞬間。而人與動物的區別,便是我們稱為「人性」的東西,它能穩住那些鐫刻在基因裡的自私、貪婪、憤怒。

  我們需要這一支腦洞大開的「動物狂想曲」,那是來自現實世界的回聲,好讓我們看清這個世界,也看清我們自己。

  更重要的是提醒我們,怎樣才算是一個人。

  畢竟,動物可以一直是動物,但人就不一定了。至少,在每一起霸凌事件中,我們看不到一個完整的「」。

>如果,由一群動物來演「少年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