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送禮到軟裝潢,《紅樓夢》里的物質生活為什麼依舊有看頭?從送禮到軟裝潢,《紅樓夢》里的物質生活為什麼依舊有看頭?

  

  「古人按照春夏秋冬自然規律生活,《紅樓夢》有著非常清晰的季節性,天氣、景物、故事情節有機融合。」原創大戲《紅樓夢》9月2日將在上海話劇藝術中心首演,上部「風月繁華」和下部「食盡鳥歸」跨越四季。

  上海話劇藝術中心·戲劇空間站最近邀請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教授董梅解讀《紅樓夢》人文精神以及生活美學的當下性,「生活富裕後,大家越來越喜歡美好、精致的東西,愛物之人越來越多。」

  「《紅樓夢》作為典型樣本給今人的課題是:物質生活與心靈生活合一,既是欣欣向榮的生命態度,也是落實到每一天的生活修養。」董梅以大觀園入秋後襲人給史湘雲送禮舉例,「剛從大觀園池塘撈出來的紅菱時鮮、漂亮,襲人用纏絲白瑪瑙盤子裝紅菱,放進景泰藍餐盒,又拿一個盤子放桂花糖新蒸栗粉膏。栗子、桂花都是深秋才有的,這是大觀園審美生活日常情景,一個大丫鬟要把禮送得體面、有時節性、帶有自然氣息。」

  「襲人送禮」構成秋季審美小品,「李紈插梅」則體現《紅樓夢》冬季審美。寶玉向妙玉討來紅梅,李紈率領丫鬟用美人聳肩瓶插梅,紅梅2尺多高,一支旁枝斜出五六尺,色如丹砂,香比蘭花,形、色、味俱全,「李紈的父親是國子監祭酒,她受過非常好的家庭教育,做事訓練有素,插梅花情景正包含一個人的能力和處境。」

  賈母審美體現在帶領劉奶奶參觀大觀園,發現寶釵住的蘅蕪苑清冷,因此送去石頭盆景、紗桌屏和墨煙凍石鼎,並說,「這三樣擺在這案上就夠了。」董梅分析,「小型屏風放在桌子上,與其說有功能,不如說就是為了滿足審美,虛實相間,會有光影透過來。石頭盆景在咫尺方寸之間能夠見天地山水之意,這是中國人的文房審美,鬥室中一個小件微縮萬物。墨煙凍石鼎,是墨煙色透明感石頭。三個擺件放在一起,有虛和實、致密和透光之間的對比,寶釵閨房不再空洞清冷,不突破原有的黑白灰色調,但是有質感、有層次、有了豐富的審美構成。」

  探春閨房有另一番情形,三間屋子不隔斷,一張花梨大理石大案上設大鼎,紫檀架上放著大觀窯的大盤,盤內盛著數十個嬌黃玲瓏大佛手。董梅認為,探春所有的器物都離不開「大」字。大案、大鼎、大盤、大佛手,陳設講氣勢,桌上有滿滿的歷代名人法帖,牆上掛著顏真卿手書,「審美大氣雄健。」董梅笑言,「李煜不喜歡顏真卿的字,說他的字如叉手並腳田舍漢,因為李煜口味偏精致。然而探春喜歡這樣的字。陳設飽含一個人的趣味、審美。探春閨房色彩明亮透徹,和她的精神氣質相合。」

  曹雪芹巧妙地以賈氏家族的標本,為那個時代的精神生活和物質生活作了一個橫剖面。「榮寧二府和大觀園,呈現給觀眾明清時代精致的生活格調和審美趣味。」董梅表示,「審美不僅是外在的悅目之美,還有更深的層次。生活空間和我之間有沒有不可分割的相連,種植植物、選擇的器物和我有沒有精神連接點,審美之中有趣味、有人格、有價值觀。」

  話劇《紅樓夢》是一出古典題材的詩化悲劇,也是一出符合當代審美和解讀的舞台作品。真與假、興與衰、夢境與現實交織,話劇將以獨特視角呈現《紅樓夢》中經典的人和事,營造出一個詩化且又真實的世界。

  欄目主編:施晨露 文字編輯:張熠 圖片編輯:項建英

  圖片來源:主辦方供圖

  來源:作者:諸葛漪

裝潢只花了5萬塊錢,硬裝花3萬,軟裝花2萬,通風幾天就入住

night119

【親子宅設計精選】「兒童樂園設計」- 室內兒童樂園設計規劃需要注意的方面有哪些?

night119

第一次裝潢,跟風了6個「網紅設計」沒想到全部翻了車,太后悔了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