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番新推第一百五十四彈:《花牌情緣》

老番新推第一百五十四彈:《花牌情緣》

  從小時候起,綾瀨千早的理想就只有一個——輔佐姐姐綾瀨千歲成為日本第一的模特,為了實現這個理想,千早可謂是不擇手段。但是,一個名為綿谷新的轉學生徹底打碎了她的幻覺。「不是自己的事就不算夢想!」被綿谷一語點醒的千早決定將 理想轉移到綿谷教會她的「小倉百人一首競技花牌」上,一個全新的,為了自己的理想而不斷奮鬥的千早新鮮出爐了!

  作為青梅竹馬,完美少年真島太一一直暗戀著千早,可不知如何表達感情的他卻總是忍不住的要欺負心愛著的千早。眼看著千早和綿谷因為花牌越走越近,太一決定加入他們的「花牌社」,同時也開始了千早的爭奪戰。時光飛逝,三人早已因為花牌而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畢業在即,三人約定,只要花牌存在一天,他們就終會再見面。

  紛香四溢滿庭芳,鶯飛草長情意濃。

  

  和著幾抹欲說還休般淡淡的清香,嵌著幾串無跡可尋般灼灼的珠玉,和歌的婉轉婉轉如春之嬌艷,如夏之萌蘗,如秋之白華,如冬之凝霜陣陣飄進我們的腦海。

  你還是否記得那年我們一起踏過的寸寸芳草;你還是否記得年少時的意氣風發與懵懂情愫:你還是否記得那些共同度過的青蔥歲月那有著你、你還有你們相伴的似水年華:你還是否記得在那朗朗晴空下靜靜許下的最初的夢想?

  [我會成為名人,那麼千早你就成為女王吧!]

  屬於他們的那年夏天,註定是不屈凡的夢之舞臺,或許從那個瞬間開始這之後的分離聚散亦或是周而復始都衍變成了落英繽紛了整個熹微點滴綻放的青春華章。

  作為2011年10月改變最為成功的漫畫原作,動畫的制作專門請來了06年NANA的動畫版的原版制作人馬,由MadHouse精心打造淺香守生擔任監督,意在把這部優秀的作品呈現給我們。其風采自是毋庸置疑,09年一躍占據「這本漫畫真厲害」女性部門的第三名,10年更是一舉拿下頭籌,如此優異的成就,對於曾經歷過「伊甸之花」抄襲事件後息漫兩年的末次由紀來說,復出後的第一部長篇漫畫作品可以取得如此的成功真是相當的感動與振奮。如此動畫在清清靜靜的點點幽香裡落下了完結的紗帳,而漫畫還在緊緊圍繞著少男少女們追逐自己夢想而不斷奮鬥的節奏扶搖直上,「花牌」對於我們來說就是這樣一部作品,沒有濃鬱的商業化氣息,沒有爛熟於心的熱潮泛濫,沒有華麗耀眼的科幻戰鬥,「花牌」呈現給我們的只是真實的人生,是為夢想而不懈努力的蓄勢待發的雛鳥們,那也是我們。

  

  或許是一陣清風過耳的爽朗,或許是沁人心脾的笑靨

  是揮灑青春過後的大汗淋漓,是瞻仰失敗之下的淚眼婆娑

  是渴望展翅高飛的遙遠希冀,是惟願傾盡心力的夢想藍圖

  悠悠神代事,黯黯不曾問

  恬靜淡雅,悠然閒適…行雲流水間不失幾分風韻…

  或許是遺傳的緣故,千早可謂是天生麗質,美人坯子,那個時候的千早雖然頑皮好動毫無亭亭玉立可言,但眉宇之間見風雅,姿色難掩,和太一站在一起就更像是一對金童玉女,少時的她不諳世事,因為有著一個太過於耀眼的姐姐所以她只能遠遠地藏匿在姐姐的身後,沒有屬於自己的夢想,沒有可以寄托的願望,甚的太一之心一直陪悉左右。太一從小就在上高帥富的劇本裡演繹自我,在母親的嚴厲調教下被培養的文武全才,但是其實心中真正珍惜的只是千早身旁的那個位置。他從故事的開始就是那個一直在千早的背後默默付出的癡心人。以至於在千早與班上被排擠的綿谷新關係親近後妒火中燒,藏起了他的眼鏡讓他沒有辦法在擅長的花牌競技中發揮應有的水平。而那個時候的契機,還是千早,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千早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夢想,是新給了什麼都沒有的自己的那個珍貴的夢想。

  

  千早只是偶然認識花排上的詩句,但卻在以此為前提的契機下與新有了第一次的接觸,她是頭一次從這個冷漠的不起眼的存在感薄弱的男孩子眼中看到了真實的感情。

  一次大雨,共用雨傘,隨新回家,千早初次染指那個自己從未涉足過的嶄新的花牌的世界。

  她被新的強大所深深觸動…

  直到後來她代替被拿走眼鏡的新拿下了學校花牌比賽的冠軍…

  有什麼東西在心中暗自滋生了…如螢火般和煦熹微卻愈演愈烈的深度…好像燃燒了起來…

  [我認為千早同學有玩花牌的天賦…]

  [這首歌是屬於千早你的「千早之歌」哦…]

  這個聲音一直繚繞在千早的腦中…直到下定決心…

  冰釋前嫌後,三人開始了一段圍繞著花牌展開的難忘的童年,或許那個夏天其實絕不算漫長,但是年少的心是緊緊牽系在一起的,從一同塔上的無法停息的追夢之旅,到那個黯然神傷的遺憾的別離…

  

  多年後,又會是怎樣的你呢?

  難掩的念心,焦灼的思緒…

  還有,堅定的信念…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歲曲終人散,但是三人的心並沒有切斷彼此的羈絆,那麼,多年後再見吧…

  那個時候,希望看到你的是可以和你比肩而立的我…

  少男少女紛紛在心中許下誓言。

  悠悠神代事,黯黯不曾問。這片被紅楓渲染的花海早已從水波瀲灩驟然升騰至波濤洶湧…

  [成為日本第一就意味著成為世界第一,我要成為女王!]

  思念冉冉,歲月荏苒,三年倥傯,倏忽而視…

  只是君已不見。

  三人的再次相見,竟然是夾雜著愁緒與隔膜的拒絕。

  千早憑借著自己的天資與努力拼搏升到了A級,而在別離後不再對花牌愛屋及烏的太一只是還停留在B級,而新早已因為爺爺去世的打擊在對畫派的愛與恨之間痛苦癡纏。

  三年前他們在團體賽後的那種默契與信念卻再也不見了…

  真的找不回那種純真的只為夢想而奮鬥的感覺了嗎?

  空白的兩年,僵硬的言辭,這是千早和太一千里迢迢來到福井所得到的…雖然遲遲沒有打破那個肝腸寸斷的桎梏,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新依然是愛著花牌的…

  那麼…我們等著你…我們先走一步…所以你也要快點追上來…

  

  追逐著而是重要夥伴們漸行漸遠的身影,新終於下定決心找回最初的自我…

  故裡梅花發…幽香似舊時…

  夜闌一片白…已是滿橋爽…

  只是那種心心相惜的羈絆從未了卻過罷了…

  群楓紅葉染 絢爛小倉山

  傲立而上的另一個夏天接踵而至,那也是第一個屬於瑞澤高中花牌部的夏日…炎炎酷暑…凜凜長風…和服相隨,那是夢想的雛形,那是還不甚了然的將要如期而至的命運的序章。

  懷著對花牌的不同的愛慕之心,千早、太一、小湊、桌子君還有肉包君都有著自己的對花牌的戀心與理想,不論是成為女王,是可以和新一較高下,是可以成為職業讀手,是可以提高自己的能力,是可以跨越沒有信心的障礙…所有的答案,他們都在小倉山找到了。不論是出發時躍躍欲試的鬥志;是決賽時五人團結一心的勇氣;是找到距離時心有不甘的淚水…那些晶瑩剔透的光芒全部鐫刻在了青春成長的閃爍輝煌下,風雨無阻…

  夢想或許是那個伸手不可觸碰的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當千早感受到詩暢帶給自己的恐懼,明白了現在的自己與女王之見差距的溝壑,她又是多麼的迷茫與消沉,一直視作信念的夢想此刻竟是如此遙遠…敗績嘗盡,那又是下一個念頭…期待再次與詩暢相對那種緊張與激動更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女王,這個被千萬人敬仰的花牌巔峰,這個自己一直苦苦追逐的冠冕的重量竟是那麼的冰涼…

  

  即使如此…千早還是有一份不輸給其他人的勇氣…

  即使弄傷了右手,她還是堅持著用自己的左手拼下了一張又一張牌,雖然最後還是以巨大的差距再次負於詩暢…

  仿佛又是一年…靜靜的等待…蓄勢待發…

  不知自己潛意識多少次期待過的對決,還是被輸掉比賽的自己傷的透徹…

  太一就像是一個包容一切的存在,永遠用微醺的笑容來撫慰千早的壓力;用眼角眉梢無奈的隱忍去面對千早對自己感情的遲鈍和對新的向往;用糾結掙紮的心態去傳達一次次簡訊…

  直到後來通過失敗於勝利終於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夢想…

  三人的關係不能說是那種難以抉擇的三角戀愛,正因為千早的遲鈍,湖面上只是湧動著平靜的波紋,但是也無法斷言這個小小的漣漪不會隨著三人的愈演愈烈而噴湧爆發。

  一方是朝夕相對互相扶持的摯友,一方是寄托夢想遙遙守望的心靈支柱…現實與感覺間的距離竟是如此難以抉擇。

  

  隨著漫畫的發展,新來到東京也應該是不遠的事了…不難推斷花牌的劇情將會在夢想與戀情雙方面加速發展…

  又會是在第幾個炎炎夏日,他們的夢想可以不再是夢想呢?

  清暉雲縫月 朗朗照蒼穹

  靜夜愈是長相思…明月蒼穹何處去…

  和歌婉轉婉轉…生命燃燒不息…

  說道花牌,就不得不提它那浩瀚磅礴的精神內涵了。蘊含著濃濃日本歷史文化的歌牌源自於古老的歷史長河,它不只是代代傳誦至今的名句的延續也是一種精神文化的載體,每一句「小倉百人一首」都有著其獨特的韻味與背景。花牌競技運動既是結合記憶力、聽力、反應能力以及綜合能力將文化承載至今的一種高雅的運動。盡管我們很難從選手們總是很大的動作中品悟到這項運動的高貴典雅,但是不得不承認這項運動在日本的被認可度。

  但是這項運動雖受到廣泛的敬重但卻並不如拋頭露面般風光無線,即使如此沉醉於深深鐘愛的花牌並取得驕人的戰績…千早還是遠遠地被姐姐的光耀所遮蔽。

  但是花牌正是這樣的一種運動…淡淡的小小的意念引發出濃濃的深深地思緒…

  

  那綻放在小倉光艷奪目的夏花如今…

  還是迸發出最初那繽紛絢爛的香瓣飄飄…

  浮於眼前的夢想的剪影…起碼你能夠看見…

  下一個夏日最明亮的光…

  那一定會是你們…

  清暉雲縫月…不見蒼穹

  海闊憑欄處…月影婆娑

  今日你又在何處拾起你的夢想?

  那決不放棄的調律…是點燃生命之舞的夢之和歌!

>老番新推第一百五十四彈:《花牌情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