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裝修工人身價再漲,年齡「斷層」,技術工緊缺,裝企如何破局裝潢工人身價再漲,年齡「斷層」,技術工緊缺,裝企如何破局

>裝修工人身價再漲,年齡「斷層」,技術工緊缺,裝企如何破局裝潢工人身價再漲,年齡「斷層」,技術工緊缺,裝企如何破局

  裝潢工人漲薪話題最近再引關注,與此同時,裝潢工人年齡「斷層」、後繼乏人等背後問題也引發裝潢業的擔憂。

  春季是家裝旺季,最近有不少消費者提及裝潢人工費用增加、裝潢工人漲薪的情況。新京報記者採訪今朝裝飾、土巴兔、梵客家居、北京佳時特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等多家裝潢企業了解到,這一輪裝潢工人漲薪幅度不一,有的調整幅度達10%-15%,涉及木工、瓦工等。

  實際上,裝潢工人人力成本上升已持續多年。全國工商聯家具裝飾業商會副秘書長謝鑫告訴新京報記者,根據2016年至2019年的抽樣統計,裝潢工價整體上升30.6%。在裝潢工人漲薪背後,是整個行業缺乏優秀裝潢工人,一「將」難求的現狀,年輕一代不願意從事這個職業,年齡「斷層」引發人才緊缺、「用工荒」等問題。此外,裝潢工人漲薪、家裝建材漲價以及運營成本增加導致了企業利潤進一步壓縮,最終也導致消費層面漲價,影響了消費意願。面對以上種種,裝企如何破局?

  裝潢工人普遍漲薪

  每年三四月份是家裝旺季。今年4月初,裝潢工人漲薪的話題頻繁受到關注。央視財經最近報導,調查發現,裝潢建築類職位薪酬漲幅超10%,裝潢工人日薪可達千元。報導中提到的數據顯示,今年春招季,施工人員和室內裝潢設計師的招聘需求環比大增361.11%和280.24%,裝潢建築類職位平均薪酬達到了每月7003元,同比增長11.79%。

  4月15日,多位裝潢工長向新京報記者證實,最近幾年裝潢工人薪酬持續增長,今年薪酬漲幅最高能到20%。來自北京佳時特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的李工長稱,現在因人員緊缺,木工、油工、瓦工以及小工等一線工人薪酬漲幅較高,「若按天計算的話,現在工人一天的薪水大概五、六百元。瓦工收入最高,五、六百元是起步,人員緊缺的情況下,日薪能到一千元。」今朝裝飾工長湯金奇告訴新京報記者,裝潢工人薪酬年年都漲,瓦工漲幅最高,「按計件來算,裝潢旺季時,瓦工收入每月最少能達到1.5萬以上。」

  針對裝潢工人漲薪話題,今朝裝飾、土巴兔、梵客家居、北京佳時特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等多家裝潢企業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均表示,近幾年裝潢工人薪水逐年上漲,今年漲薪幅度在10%-15%。

  北京佳時特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汪增明告訴新京報記者,裝潢工人的薪酬分兩種,一種是按照工程量計價,一種是裝潢公司的自有工人,按日薪結算。今年春季這兩種薪酬都有增長。涉及的人員主要是技術工,包括木工、瓦工等,一些較辛苦的小工薪酬漲幅也比較大。梵客集團CMO張棟稱,工人薪酬近年來持續提升,疫情以來更為明顯,如果按月收入來計算,工人薪酬平均1萬元以上,在各工種中,瓦工最貴。

  土巴兔方面介紹,設計師的漲薪幅度沒有工人大,「設計師薪酬來源於績效,相對比較穩定。」今朝裝飾方面也提到,設計師的漲薪幅度更取決於他們與市場需求的匹配,不過,隨著80後、90後消費者逐漸成為裝潢主力,新的消費理念與生活方式對市場提出了新的要求,個性化、定制化需求增長,這也帶動了室內裝潢設計師、CAD制圖設計員、櫥櫃設計師等崗位薪酬水漲船高。

  全國工商聯家具裝飾業商會副秘書長謝鑫表示,裝潢工人人力成本上升已持續多年,近幾年上升幅度越來越大,尤其是優秀裝潢工人,更是一「將」難求。「這是整個家裝行業,乃至廣大勞力密集型、技能密集型行業必須面對的發展現實。」

  漲薪涉及多種因素

  漲薪背後是行業人才緊缺、年齡「斷層」、用工荒等眾多因素。

  今朝裝飾方面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大多數裝潢工人年齡趨於老化,年輕人紛紛遠離這一行業,從業人員數量主動減少;隨著市場需求的多樣化,工藝標準不斷提高,從業人員數量被動減少。此外,受到疫情影響,今年返京工人總數有所減少,「大多數裝潢工人選擇在老家就近擇業或轉行。」與此同時,被抑制的裝潢需求逐步釋放,加之傳統裝潢旺季的到來,各企業集中在這段時間搶工期,「在一線城市,出現了‘用工荒’‘搶工人’的現象。」

  在謝鑫看來,造成「用工荒」的根本原因是目前該職業後繼乏人,年齡「斷層」現象已非常明顯。「統計數據顯示,目前,調查顯示,城市的泥瓦工平均年齡已超過45歲,70後、80後是裝潢工人隊伍的主體,甚至60後也還有很大占比活躍在裝潢施工一線,年輕一代願意從事該職業的人數少之又少。」

  今朝裝飾提到,在行業普遍缺工的情況下,受工作環境影響,「瓦工」工種出現了青黃不接的局面,年齡「斷層」尤其明顯。北京佳時特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汪增明和梵客集團CMO張棟也表示,大多裝潢工人群體為60後、70後,年齡越來越趨於老化,年輕人不願意從事這個行業。

  上述接受採訪的幾位工長也提到,疫情影響、人員緊缺等是工人漲薪的原因,後者更為主要,「現在幹這行的人60後、70後比較多,80後也有但很少,90後、00後基本上沒有了。」

  謝鑫指出,裝潢工人勞力力資源短缺、社會人力成本上漲都是導致工人漲薪的原因。他提到,在裝潢行業一直是以師傅帶徒弟的模式來維系該職業的發展,而且主要是來自同一個地區的親帶親、鄰帶鄰,國內也因此出現了很多裝潢之鄉、藝術裝飾之鄉。「但近年來,願意幹這行的年輕人數量直線下降,該職業一直與臟、苦、累、沒歸屬感、沒面子等直接關聯,沒人願意幹,薪水、工價不漲不行。不過,並非漲了薪水就能請到足夠合格、優秀的裝潢工人,這個問題也令人擔憂。」

  消費端價格上漲、企業承壓

  裝潢工人漲薪給個人帶來福利的同時,有部分壓力轉嫁給了企業和消費端。「工人漲薪也有弊端,企業成本上升,企業利益空間被壓縮,消費者就要掏更多的‘腰包’。」謝鑫說。

  消費者對裝潢工人人工費有直觀感受。正在裝潢的馮女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她是第一次裝潢,並不能對比感受漲薪幅度,「但從硬裝來看,材料本身沒花多少錢,主要是工人人工費用上花得多。」

  今朝裝飾在接受採訪時提到,裝潢工人漲薪、家裝建材漲價以及運營成本增加導致企業利潤進一步壓縮。同時,也影響擴大至消費者層面,用戶成本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一部分客戶延遲裝潢計劃。此外,也有部分消費者因忽略工藝標準、設計細節、施工質量和售後質保等關鍵因素,陷入「表象便宜」的陷阱。

  土巴兔給記者算了這樣一筆帳:裝潢對消費者來說本來就是高客單價,工人漲薪後,消費者端價格預估漲幅在3%-8%。而為了留住消費者,裝潢公司選擇內部消化一定的漲價成本,並沒有讓消費者全部承擔。「擔心漲價太多沒有市場競爭力,因此裝潢公司內部利潤是減少的。即便如此,消費層面普遍也比去年價格高,影響了消費意願。」

  梵客集團CMO張棟也提到,考慮到消費者可接受程度,為了簽單,很多裝企價格漲幅低於材料和人工漲幅,裝企自身會背負一些成本壓力。「賠本賺吆喝的事情也不是沒有。主要是競爭激烈,家裝行業又是以現金流為支撐的行業,所以營收壓力非常大,利潤倒是考核的其次指標了」張棟直言,在消費端,總體而言裝潢價格要比之前貴,可能還會越來越貴,「技術工人工費上漲是大勢所趨,有計劃的裝潢業主提前打算比較明智。」

  謝鑫認為,對消費者來說,選擇裝潢施工的原則只有一個,即選擇從事這一行時間長、樣板工地多、口碑好的施工隊和裝潢工人,「裝潢施工成本連年上升,家裝企業在施工上也很難掙到錢,因此不能簡單地以價格作為選擇標準。」

  裝企如何應對?

  面對工人漲薪帶來的企業成本支出上升,各企業紛紛開展舉措。今朝裝飾穩定供應鏈,利用自有智能工廠與系統優勢,杜絕「中間商賺差價」,降低成本支出,讓利用戶。同時,進一步帶動全包整裝業務的提升,從一定程度上抵禦原材料價格上漲的壓力,如穩定整裝套餐價格等舉措。土巴兔方面也在對裝潢公司進行全方位持續賦能,包括工長認證培訓、設計師認證培訓等,助力裝企修煉內功,提高管理和服務能力,提升轉化。

  梵客集團CMO張棟稱,對於企業來說,產品價格上漲,還要消費者能夠接受,純打價格戰的方式已經不適用了。應該提升品牌含金量,提升服務質量,提升軟實力,讓消費者願意為品質買單。

  「盡管裝潢工人收入提高了,但留不住人,尤其是吸引不來年輕人。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家裝行業乃至泛家居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及做到品質升級就是一句空談。」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上,謝鑫給企業提出了建議:建設新時代知識型藍領階層,打造施工交付這個職業的全新職業自豪感、職業榮譽感、職業歸屬感,吸引更多年輕人投身該行業,「從年輕人身上做到該職業的素質升級、技能升級、服務升級。」

  新京報記者 張潔

  編輯 王琳

  校對 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