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裝修設計]黃金瞳(分享20年前看過的小說作者打眼)63

[裝修設計]黃金瞳(分享20年前看過的小說作者打眼)63

  第310-311章專家(上、下)

  第二天一早,莊睿就驅車趕到了京城電視台。由於對道路不怎麼熟悉,需要用電子導航指路,又怕堵車,所以從玉泉山出來的早一點,剛剛七點四十分,就已經到了。

  不過在電視台門口莊睿被攔住了,原因無它,因為他的車牌是外地的,這年頭進京上訪的人太多,部委大院進不去,中央台的警衛也很森嚴,許多上訪的人就退而求其次,經常往京城電視台鑽,是以沒有電視台發的通行證或者是北京牌照的車輛,一般都是不讓進的。

  「哎,我說,有這通行證也不讓進?」

  莊睿指著車前面那張昨天才辦好的玉泉山療養所的通行證,對看門的那個年輕武警說道。

  「對不起,這個通行證不能進入這里,請問您找誰?」

  那個武警戰士給敬了一個禮,看了一眼那張特殊開頭的通行證。卻依然沒有放行。

  「是電視台邀請我來的,對了,給你這個……」

  莊睿想起來那張邀請函,連忙從車窗遞了過去,這東西果然好使,在核對了莊睿的身份證之後,就被放行了。

  在電視台大院里面,已經停了輛豪華中巴車,一個身材高挑,穿著職業裝的年輕女人正站在車前,不住地往門口張望著,看到莊睿的車進來之後,特意看了下車牌,見是外地牌照,就沒怎麼留意。

  劉佳作為京城台的花旦主持人,雖然主持過不少次現場活動,不過作為監制獨立策劃節目,這還是第一次,加上又是與外地電視台聯合舉辦的,是以心里也有些緊張,一大早就趕到電視台,準備迎接此次鑒寶活動的嘉賓。

  最近幾年古董投資市場大熱,就連中央台都開辦了鑒寶節目,地方台更是爭相效仿,這次現場鑒寶活動,就是京城電視台和山東電視台收藏天下欄目組合辦的,台里的主管對這次節目也很重視。攝影主持隊伍,都是台里的頂梁柱。

  ……

  「喂,你好,我是莊睿,現在已經到了電視台了……」

  莊睿停好車之後,拿出手機按著昨天那個號碼回撥了過去。

  「您好,莊先生,我是劉佳,我就在院子里這個車旁邊,怎麼沒有看到您呢?」

  劉佳的眼睛可是一直盯著電視台大門處的,這會離上班時間還有20多分鐘,進出的人很少,除了一輛外地車進來之外,她沒有發現有人進來。

  「我開車進來的,可能你沒看見我吧,好了,我看見你了。」

  莊睿停車的地方本來就在院子里,繞過那輛中巴車的車頭,就看到了正在打電話的劉佳。

  此時劉佳也看見了莊睿,連忙掛掉電話,向莊睿走了過來。伸出手說道:「您好,我是這次節目的主持人和監制,我叫劉佳。」

  「我是莊睿,很高興參加你們的欄目。」

  莊睿伸出右手,握了一下對方那軟弱無骨的小手,打量了對方一下,不由得在心中讚了一聲。

  劉佳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色的職業套裝,西裝式的開領,將姣好的面容下面那修長的脖子和鎖骨顯露無疑,再往下看去,一對不大但是卻很堅挺的所在,將職業裝秀出了一個完美的線條,盈盈一握的芊腰下面,那齊膝的短裙使得高翹的臀部向外凸出,如果從側面看去,肯定是一個完美的S形。

  以莊睿的眼光來看,這位主持人除了身材比秦萱冰稍矮一些之外,其相貌氣質都有得一拼,只是這臉上的笑容有些職業化。

  在莊睿打量劉佳的時候,劉佳同樣也在觀察著莊睿,從對方的資料上來看,這位玉石鑒定專家,比自己還要小上一歲,這就足矣引起劉佳的好奇了。

  一米八左右的身高,相貌很普通,不過透過臉上的鏡片,看到莊睿的眼睛之後,劉佳微微吃了一驚,那雙註視著她的明亮眼睛里。向外散發著一種極強的自信,使得原本有些普通的相貌,也變得生動活潑了起來。

  莊睿穿得很低調,上身是灰色帶格子的短袖襯衫,下面配了一條西褲,這是他昨天特意去品牌店里買的,現場鑒寶,要面對很多人,總不能還是牛仔褲配體恤衫吧?

  不過注定莊睿這套花了二千多塊的行頭,還是穿不出去,因為在和劉佳進行了短暫的交談之後,他就被引上了中巴車,而在車內的一個小夥子,遞給他一件嶄新的連體長衫,說是嘉賓們的統一服裝,並拿出一個袋子,將莊睿原本穿的衣服給裝了起來。

  「莊先生,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電視台的朱台長,也是這次活動的領隊。」

  等莊睿換好衣服走下車之後,劉佳身旁多了一個戴眼鏡的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和莊睿握了下手,顯然對面前的這個專家有些不以為然。擺出一副主管的架子來。

  「台長會親自出馬?可能就是個副台長。」

  莊睿也沒在意,這都是意想之中的事情,和那位朱台長打了個招呼之後,就上車吹空調去了,雖然是早上,這天氣也熱的讓人有些受不了。

  又等了十多分鐘之後,另外幾位鑒定專家也都一一到來了,莊睿坐在車上發現,那位朱台長原本不茍言笑的臉上,馬上堆滿了笑容,快步上前用力握住幾位專家的手。連道久仰。

  倒是那位主持人感覺有些冷落了莊睿,上車陪莊睿說了一會話。

  人到齊了以後,朱台長大手一揮,中巴駛出了電視台。

  加上莊睿,一共是六個人,就是此次鑒寶活動的專家組了,只是另外五位相互之間都很熟悉,來到之後就有說有笑的,雖然沒有刻意冷淡莊睿,但是也沒人去找這小夥子去交談。

  「很榮幸能請到諸位專家來參加這次民間鑒寶活動,弘揚民族文化,我是京城電視台的劉佳,到濟南還需要三個多小時,大家是不是相互介紹一下呢?」

  劉佳看到莊睿坐在窗邊,也沒有人和他交談,顯得有些影單身孤,於是站起身來,活躍了一下氣氛。

  「小劉,你可是咱們京城電視台的大拿啊,誰還不認識你?我老金可是你的粉絲……」

  一位長得胖胖的,四十多歲年齡在圓臉中年人,調侃了劉佳幾句之後,率先開口道:「我姓金,在故宮博物院工作,朋友們都叫我金胖子,各位都是老相識了,就不用多說了吧?」

  莊睿聽到這人的名字之後,抬起頭打量他一眼,金胖子的名頭他聽德叔提起過,專攻書畫類的鑒定,是那位姓愛新覺羅的書法大師的嫡傳弟子,在行內名頭很響,沒想到這次也被電視台邀請到了。

  「呵呵,我叫錢鈞,和在座的朋友們大多也都打過交道,現在京都拍賣會工作,專業上肯定是不如各位。不過對於古玩市場的價格還是了解一點的,諸位要是有什麼好物件不來找我小錢,那可是不夠意思啊。」

  坐在莊睿前排的一個中年人也站了起來,自我介紹了一番,在座的幾位專家,恐怕他就是他的年齡和莊睿最接近,應該是三十七八歲的模樣,臉上一直帶著笑容,可能是職業使然吧。

  隨後另外三個人也站起身一一做了自我介紹,在古玩圈子里打滾的人,大多都是精於世故,幾句話說得車內的年輕人們哈哈大笑,車里的氣氛一下變得熱鬧起來。

  那三個人的名頭,有兩位莊睿都曾經聽說過,坐在莊睿身後,長得精瘦的那個六十出頭的老者,外號叫做孫大聖,是國內著名的雜件鑒賞專家,和德叔關係不錯,莊睿曾經見過他和德叔的一張合影。

  而另外一位是青銅器和古董家具的鑒定專家,年齡在五十開外,人很幽默風趣,莊睿也聽說過他的名頭。

  最後一位起身自我介紹的,叫田凡,是金胖子的同事,也是故宮博物院的研究員,對陶瓷器的造詣很深,這人話不多,站起來說了幾句就坐下了,還是金胖子出言幫他補充的。

  莊睿雖然沒有什麼專家情結,不過能和這幾位國內著名的古玩收藏鑒定專家在一起,心里也是微微有些激動,別的不說,能從他們身上學到幾手,也就是此行不虛了。

  古玩一般分為六大類:瓷器(包括陶瓷之類的)、青銅器、雜項(牙雕、木雕、竹雕、鼻煙壺、漆器之類的都是)、書畫、玉器、家具,在這車內,基本上每個領域內的專家都到了,也算得上是陣容強大。

  「莊先生,您也做下自我介紹吧?」

  正當莊睿給這幾人劃分類別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劉佳的聲音,不由得愣了一下,他剛才壓根就忘了自己也是受邀的玉石類鑒定專家,也在有資格做自我介紹的人行列之內的。

  莊睿連忙站起身來,微微躬了一下身體,說道:「能見到古玩行里的諸位老師,心情有些激動,小子叫莊睿,對翡翠玉石有點兒研究,現在玉石協會掛個理事的閒職,不過對古玩也是很有興趣,也借這次機會,想諸位前輩多多請教一下。」

  「嗯,年輕人嘛,多向幾位老師學習點東西總是沒有壞處的……」

  朱台長的聲音有點陰陽怪氣,他是心中有些不忿,這次活動邀請的各個單位,都是派出了精兵強將,在圈內都是數得上的人物,唯有玉石協會不怎麼給面子,居然派出了個二十多歲的毛頭小夥子,這讓朱台長感覺有些沒面子,是以一直都沒給莊睿什麼好臉色看。

  莊睿淡淡地看了下那出言擠兌自己的朱台長一眼,卻是沒有說什麼,屁大點官就耀武揚威的,莊睿根本就是懶得搭理他。

  「不要說什麼學習,小莊年紀輕輕的就能在玉石行里出頭,肯定有一手絕活的,日後大家多交流下。」

  說話的人是那位拍賣會的總經理,他是生意人,自然是八面玲瓏,雖然莊睿年紀輕,卻也沒有瞧不起他的意思。

  「呵呵,不知道小莊喜好哪方面的古董啊?」

  金胖子也笑呵呵地問道,對於這個年輕的小家夥,他們心里也充滿了好奇,二十五歲的玉石協會理事,他們還真是第一次得見。

  「雜件和瓷器都有涉獵,在中海跟德叔學過一段時間……」莊睿有意提到了德叔的名字。

  「老馬?嘿,那咱們不是外人,來來來,坐前面來,馬老哥還好吧?有段時間沒來京里了,我還說什麼時候去看看他呢。」

  莊睿此話一出,孫姓老者馬上給他招手,讓他坐過去,以他和德叔的關係,不關照下莊睿,實在是說不過去的。

  第三百一十一章專家(下)

  這古玩行里的物件,講究的就是個傳承有序,同樣,搞收藏的人,一樣也講究身份來歷的,莊睿師從德叔,那也就算是圈里人了,一時間,金胖子等人對他的態度也變得熱情了起來,提攜下晚輩,這也是行里的規矩。

  綽號孫大聖的那人更是和德叔相交莫逆,自然把莊睿當成自己的晚輩看待了,把莊睿叫過去之後,問起德叔的近況來。

  「莊睿?莊睿,這名字怎麼那麼熟悉啊?」

  那位叫田凡的陶瓷器鑒定專家,聽到莊睿的名字之後,就皺起眉頭在想著什麼,忽然眼睛一亮,也顧不得汽車的顛簸,站起身來,一步就竄到了莊睿坐的那排座位上,說道:「小莊,你是不是前天在潘家園收了個物件?」

  莊睿被這突然竄過來的小老頭給嚇了一跳,看這位的年齡應該也在五十開外了,動作居然如此敏捷,不過在聽到田凡的話後,莊睿愣了一下,前天下午的事情,怎麼這麼快就傳開了啊?

  前文曾經說過,古董這東西的流通,除了買賣之外,就是玩家們私下里的交流了,北京城看著不小,但是這行當里的人,大多都認識,那位那掌櫃在莊睿走了之後,馬上就將這風聲放了出去。

  要知道,龍山黑陶不僅極具收藏價值,而且考古價值也很高,算得上的陶器里為數不多的精品之一,田凡在陶瓷器里沉浸了一輩子,自然對這東西很上心,聽那掌櫃的一提,就留心上了,所以才有這般反應。

  「小莊,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問問,那物件是不是你淘到的?」

  見到一車人都盯著自己,田凡老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田凡雖然和金胖子都在故宮博物院工作,不過金胖子經常會參加一些社會活動,而田凡卻是整天呆在單位搞研究,人有些呆氣。

  「是啊,前天我在潘家園碰到個龍山黑陶,運氣還算不錯,是瓷來坊的那老板告訴你的吧?」自己撿漏淘寶,那是光明正大的,莊睿大大方方地承認了下來。

  「嘿,還真是你呀?這可夠巧的,我還說讓老那約一下你呢,小莊,等咱們做完節目回北京後,你這龍山黑陶,能不能給老頭子見識一下啊?」

  田凡緊跟著說道,精品黑陶的存世數量太少,就算是他,也僅見過一兩件,還都是帶點殘缺的,要不是現在車正往濟南開,他都想馬上拉著莊睿去看那物件。

  「成,沒問題……」

  莊睿很爽快地答應了下來,這田凡雖然聲名不顯,但是就憑他那故宮博物院研究員的身份,也值得自己結交一下的,說不定還有機會去看一下故宮內那浩瀚如海一般的藏品呢。

  「小莊,看不出來你還有一手啊,這撿漏可不是人人都能碰上的,來,給我們幾個說說……」

  田老頭得到莊睿確切的答復後,心滿意足地坐了回去,他只想看到物件,對於莊睿怎麼得到的並不關心,但是金胖子等人卻是提起了興趣,紛紛圍著莊睿坐了過來。

  聽故事的愛好誰都有,不光是這些古玩行里的人感興趣,就是那幾個攝制組的人包括司機,都豎起了耳朵聽了起來,這事和買彩券差不多,等於是中了大獎。

  收藏對於普通人而言,是很神秘的一件事情,而撿漏淘寶更是屬於傳說中的了,這對於普通人的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

  劉佳此時看向莊睿的目光,也變得有所不同了,原本還怕他和這些專家們格格不入,會影響到這個欄目的拍攝,沒想到這貌不驚人的年輕人居然這麼快就和眾人打成一團了,現在更是隱隱以他為中心在引導著話題。

  這會朱台長就顯得有些尷尬了,剛才他擠兌莊睿的話都被幾位專家聽在耳朵里,雖然不至於為莊睿出頭,但是再對朱台長的搭訕,就變得有些不冷不熱了。

  「莊先生,您那個黑陶1000塊錢買的,不知道能值多少錢啊?」

  等莊睿說完之後,那個扛著錄影機上車的大鬍子中年人問道,他們可不關心這物件有什麼研究價值,能賣多少錢才是真的。

  「這個我來說吧,龍山黑陶從一九三六年問世之後,出土的倒是不少,在山東各地都有見到,不過精品極少,如果小莊那件黑陶的燒制工藝,能達到當年梁先生手中的那件的話,恐怕市場價格最低要在六百萬以上的……」

  說話的人是京都拍賣會的錢總經理,他對各類古玩的市場價格,那可是了如指掌,說完之後眼睛又看向莊睿,道:「小莊,怎麼樣,那件黑陶有沒有意思出手?我可以給你安排個專場拍賣,可以保證成交價格在七百萬以上。」

  拍賣會的收入,主要就是來自*品成交之後的傭金,每個拍賣會收取的傭金都有不同,但是大抵都在百分之十二以上,拿莊睿這件黑陶來說,如果能拍出七百萬,拍賣行最少就可以進帳80萬以上,所以錢總經理知道莊睿手上有這個物件之後,馬上打起了主意。

  「呵呵,最近在宣武那邊買了個院子,正裝潢著,我還想著再收幾個物件呢,這個就自己留著了,不過等以後有機會,肯定是要麻煩錢總的……」

  莊睿的話讓眾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都是北京人或者在北京居住了幾十年的,對於莊睿所說的院子,自然知道是四合院了,現在就是幾百平方米的小院子,價格都在千兒八百萬左右,沒想到這位玉石協會的理事,身家如此雄厚。

  玩收藏的人,不一定就是有錢人,車內的這幾位雖然都是古玩圈子里的知名人士,但是他們也是拿一份薪水的,身家遠不能和莊睿相比,更不要提電視台的工作人員了,那個做化妝的女孩現在看向莊睿的時候,眼睛已經是直冒小星星了。

  朱台長更是為了自己剛才的態度後悔不迭,在他心里,這年輕人的身家,指定不是自己賺來的,可能是哪個大家族的子弟,自己剛才得罪他的舉動殊為不智。

  莊睿上面的那番話,其實是故意說出來的,現在這社會,人們把你成功與否都是和你的身家財富聯繫在一起的,文人清高那一套早不知道丟到哪兒去了,要不然車內的這些專家們,也不會受邀來參加這個鑒寶活動了。

  古老爺子可是給莊睿說過,等這活動結束之後,那紅包不會低於三萬塊錢的,兩天賺三萬,包吃包住還順帶旅遊,傻子才不來啊。

  莊睿來參加這鑒寶活動,就是為了打響在玉石行里的名氣而來的,沒有必要玩低調裝孫子,那豈不是弱了古老爺子和德叔兩位長輩的名頭啊。

  果然,在莊睿這番話說出口之後,幾位專家的態度在不經意間都發生了改變,就連原本對莊睿這位年輕專家有些看不起的電視台攝制組的成員,也是一口一個莊老師的叫著,喊得莊睿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

  北京距離濟南大概有四百多公里,山東的高速公路是全國有名的,一路高速下來,到了中午11點半左右,就已經進入到濟南地界了。

  濟南的名字來源於西漢時設立的濟南郡,含義為「濟水之南」,又稱「泉城」,是中國東部沿海經濟大省——山東省的省會,是國務院公布的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之一,是全省政治、經濟、文化、科技、教育和金融中心,也是國家批准的沿海開放城市和十五個副省級城市之一。

  聞名世界的史前文化-龍山文化的發祥地,就位於濟南,更有新石器時代的遺址城子崖,有先於秦長城的齊長城,有被譽為「海內第一名塑」的靈巖寺宋代彩塑羅漢等。

  相傳舜曾「漁於雷澤,躬耕於歷山」,這其中的歷山即濟南市區南部的千佛山,所以市內至今還散落有各種以舜命名的地名,如「舜井」、「舜耕路」、「舜耕山」等。

  濟南盛水時節,在泉湧密集區,呈現出「家家泉水,戶戶垂楊」的綺麗風光。早在宋代,文學家曾鞏就評價道:「齊多甘泉,冠於天下。」元代地理學家於欽亦稱讚說:「濟南山水甲齊魯,泉甲天下。」

  在進入濟南市的高速出口,一輛車身噴著濟南電視台字樣的車子已經等在了那里。

  和莊睿等人乘坐的中巴車司機打了個招呼,那輛車就在前面帶路了,直接駛入到了一家五星級酒店的停車場,這次民間鑒寶活動,就是在這家酒店內舉辦,當然,專家們的吃住,也是在這里的。

  酒店的大門口,還拉有一個上面寫著「弘揚民族文化,收藏鑒寶天下」字樣的大紅條幅,想山東方明在必事前已經做了不少的準備工作。

  其實此次的民間鑒寶活動,就是由山東方面主辦的,京城台是屬於兄弟合作單位,因為有些資源必須他們出面才請得到,就像是這六位穿著長衫走在酒店里的專家。

  這年頭除了拍電影的之外,哪里還有人著這青色長衫打扮的?所以當幾位專家出現在酒店內的時候,所有人的眼球都被吸引了過去,有個老外甚至舉起照相機拍起照來。

  莊睿很是有些不習慣,不過看看另外幾位坦然自若的樣子,只能硬著頭皮跟上去了,不過還好,吃飯是在包間里的,否則被人當成大熊貓來觀看,莊睿真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有胃口。

  濟南方面迎接專家組的規格很高,除了濟南電視台正副台長全部出席之外,另外主管文化教育的副市長也趕來敬了幾位專家一杯酒,發表了一通演講之後,就匆匆離開了。

  莊睿作為玉石鑒定的專家,雖然看起來面相嫩了一點,不過見別的幾位專家和他很嫻熟的樣子,這邊接待的人對莊睿倒也不敢怠慢。

  吃完飯之後,電視台的人聚在一起商量此次活動的一些具體細節,而莊睿等諸位專家,則是到酒店安排好的房間去休息了。

  到了下午兩點半的時候,莊睿被叫了起來,和金胖子等人匯合到一起,坐電梯來到此次民間鑒寶的舉辦場所-位於酒店一樓的大型會議室內。

  此時在會議室的內外走廊上,已經是排起了長隊,許多人手里拿著或者拎著各色古玩,在等待著專家們入場。

  第三百一十二章民間鑒寶(一)

  現在是全民娛樂時代。就連鑒寶也變成了娛樂的一種方式,在專家進場的時候不僅有配樂,還有一個光柱緊緊跟隨著專家們的身影,旁邊的主持人隨著專家進場,向在場的人做著介紹,每介紹一位專家,都會迎來陣陣掌聲。

  在2004年的時候,專家教授們還是很受推崇的,幾位專家都頗有名家風範,向四周拱著手,度著小方步走到桌子後面坐下了。

  只是輪到莊睿出場的時候,就有些糾結了,音樂燈光雖然是一樣沒少,就連劉佳那甜美的聲音還特別抬高的幾分,不過場內的群眾有些不買帳,響起一片噓聲,這要不是顧忌著手中的物件貴重,恐怕就要當成臭雞蛋給扔出來了。

  「莊老師,沒事的,包子有肉不在褶上,回頭他們鑒定玉器。就要求到您了。」

  坐在莊睿旁邊的錢總經理怕莊睿想不開,低聲安慰了一句,除了他改口喊莊睿老師之外,其餘幾個都是稱呼莊睿為小莊,畢竟年齡相差的太多。

  「沒事的,錢總,受不了這點打擊,那我也甭來了……」

  莊睿微微笑了一下,打開面前的礦泉水喝了起來,這種情形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的,要是換做他是持寶人,見到鑒定專家如此年輕,恐怕也會送上幾聲噓聲的。

  不過莊睿心里還是有些不服氣,別說是玉器了,就是古玩,如果單論鑒別真假的話,這場內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比得過他,當然,只是在心里想想罷了,這十項全能當起來可不是那麼舒服的,平白遭人嫉恨。

  「各位來賓,各位藏友,歡迎大家來參加由北京電視台和山東電視台聯合主辦的第一屆「弘揚民族文化,收藏鑒寶天下」民間鑒寶活動,下面有請譚市長講話,大家歡迎……」

  等到專家落座之後,劉佳和一位胖胖的山東台男主持人。站到莊睿等人前面的展台上一唱一和的做起了主持,隨後那位中午露了一面的副市長上台講話,不過還好,副市長大人並沒有發表什麼長篇大論,簡單的幾句話之後,就宣布此次鑒寶活動開始。

  山東作為傳統的文化名城,歷史各個朝代留連在此的文人墨客多不勝數,民間收藏的群眾基礎很是雄厚,再加上山東電視台提前一個多星期就做了廣告,今天來到現場的人,足足有上千人,在酒店側門處排起了長隊,隊伍太長,有很多人甚至冒著酷暑,在酒店外面等待著。

  現場還有一個中隊的武警戰士在維持著秩序,距離專家鑒定的一排長桌前方五米處遠的地方,用繩子拉了一條警戒線,由於怕幾位上來的都持有相同類別的物件,所以每次只允許三位藏友持寶人帶著自己的東西,進入到警戒線內。

  「專家,麻煩您幫我看下這個玩意。家里長輩留下來的,我四五歲的時候就見到有了,這東西蠻堯巧(濟南話:奇怪)的,您給看看是真的不?」

  第一個進來的人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穿的很普通,可能是由於天熱的原因,腳上還是穿的拖鞋,懷里抱著一個黃褐色的罐子,罐子足有半米多高,呈大肚小口的造型,看樣子分量是不輕,男人說話的時候還喘著粗氣。

  「來,先把東西放到桌子上吧……」

  這活歸陶瓷器鑒定專家田凡的,他起身招呼那人將罐子放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拿了個放大鏡觀察了起來。

  一排鋪著紅綢子的桌子後面,坐著六個人,莊睿坐的地方最靠邊,看了一眼另外兩人拿得都不是玉器之後,就將注意力放到了第一個人抱來的罐子上,那罐子四周有些不規則的花紋,只是莊睿越看這東西,越覺得有點像是小時候家里醃鹹菜的缸。

  田凡的位置離莊睿中間還隔了兩個人,莊睿看得並不是很清楚,乾脆直接釋放出靈氣,進入到那缸子里,卻發現這缸子內部胎質粗劣,燒制的很不均勻,絲毫靈氣也無,可能真是鹹菜缸。而這時田凡也看完坐了回去。

  那中年人看到田凡用放大鏡看了一下之後就坐了回去,心里有些著急,開口說道:「專家,您可瞅仔細點兒啊,這東西在我爺爺活著的時候就有了……」

  「這東西是醃鹹菜用的缸,里面還有鹹菜味道呢,倒是有點年歲了,應該是解放前生產的,不過做工粗糙,產量大,沒有什麼收藏價值,你還是拿回去吧。」田凡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說出一番讓那中年人失望的話來。

  「不是說保留時間長的就是古董嗎?害的我大老遠的從家里抱來,專家,您確定這玩意不值錢?」

  中年人有些不甘心,又追問了一句,看到田凡點頭之後,才從桌子抱起那鹹菜缸,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莊睿被這人雷的不輕,拿個鹹菜缸當寶貝,難道這就是民間鑒寶?

  離莊睿隔著一個位置的孫老,見到莊睿臉上的表情之後,笑著說道:「別奇怪。這些人都感覺自己的東西是寶貝,你給他們說實話吧,有時候還覺得咱們是騙他們的,老田的脾氣有點直,向來都是這樣的,小莊你到時候可別把話說滿了啊,要是看不透實的話,就說看不準就行了。」

  莊睿聞言笑了起來,看來這句話還真是圈里的行話,古老爺子教自己這麼說過,現在身邊的這位也是如此說,真是放之四海而皆準啊。

  「我說小夥子。這東西是比你年齡大,不過也大不了幾歲,六十年代那會的印刷品,再放幾十年或許能成古董,現在時間還是短了點。」

  莊睿正和孫老說笑著,旁邊傳來金胖子的聲音,卻是他看的物件也鑒定完了,他所鑒定的那個人拿的是個扇面,說是唐伯虎的真跡,金胖子看過之後也是哭笑不得,這就是一個六十年代的印刷品,說不得只能將這位請了出去。

  由於現場來鑒寶的人太多,主辦方和專家們商議了一下,不同類別的藏品,可以同時上來鑒定,這樣六位專家都能忙活起來,也可以增加鑒別物件的速度。

  如此一來,場上除了莊睿之外,人人都忙了起來,可能是古玉收藏的人比較少,接連上來二十多個人里面,居然沒有一個人是鑒定玉器的,莊睿就顯得有些清閒了,不過這也正合他的心意,饒有興趣的在看另外幾位專家鑒別物件。

  這其中書畫類的古玩最多,而金胖子也是最忙的一個人,他連看了十一幅書畫作品,全部都鑒別為贗品,眼光極其老辣獨到,莊睿用靈氣看過,這金胖子沒有一件是看錯的,不能不讓莊睿心生敬佩。

  「小莊,跟著馬老哥,你對雜件應該不陌生吧?來,看看這個鼻煙壺。」

  孫老見莊睿左看右看的沒什麼事做,把手里正把玩的一個琺瑯彩鼻煙壺遞給了莊睿。

  「東西是假的……」

  莊睿拿過來裝模作樣的用放大鏡看了一下,給出了答案。

  「哎。小夥子,這飯能隨便吃,話可不能亂說啊,這鼻煙壺在我手里可是有些年頭了。」莊睿一沒留神,話說的有些直接,把這物件的主人給惹火了。

  莊睿抬眼看了一下,這鼻煙壺的主人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穿著挺考究的,正一臉不忿的看著自己。

  「小莊,你怎麼就能確定是假的呢?」孫老也有意考校莊睿一下。

  「這玩意里面的壁畫,純粹就是先燒好後畫上去的,能不是假的嘛?」莊睿脫口而出,他用靈氣看的時候,發現這壁畫和這玻璃瓶子,根本就不是燒制在一起的。

  「那不可能的,我前段時間買來的時候用清水洗過的,要是後來畫的,肯定會掉顏色。」

  鼻煙壺的主人愈發的不高興了,不過卻是說漏了嘴,這物件並不是像他所說,在手上有年頭的。

  莊睿想了一下,從桌子上拿起一個為了擦拭物件準備的單頭長柄棉簽,沾了一點面前瓶子里面的酒精,這些東西都是主辦方準備的,鑒定的時候經常可以用到。

  莊睿把沾了酒精的棉簽,伸到鼻煙壺里使勁的來回摩擦了一會,然後把棉簽取了出來,放到鼻煙壺主人的面前,說道:「大叔,有很多顏料,並不是水可以清洗的掉的,以後買這東西,還是小心點為好……」

  那老頭被莊睿說的滿臉通紅,不過看著這棉簽上所沾的顏色,卻是一句反駁的話也說不出來,一把搶過莊睿手里的鼻煙壺,鑽出了人群。

  「行,不錯,得了馬老哥的幾分真傳了。」孫老看到莊睿三兩句話就把那想占便宜的老頭臊走了,不由對著莊睿翹起了大拇指。

  電視台主辦這次節目,如果物件鑒定為是真的古董的話,會出具鑒定證書的,如此一來,也就不乏一些拿著假東西想渾水摸魚的人,要知道,經過這些專家鑒定後出具的證書,那可是立馬就能讓本來一文不值的假古董,變成價值千金的真玩意兒。

  第三百一十三章民間鑒寶(二)【求月票】

  中國每個朝代都會產生大量的贗品古董。所圖不外乎是為了「利」之一字,但是現在玩收藏的人,也都學乖巧了,沒有十分把握,一般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很少花費巨資去買那些看不準的物件。

  如此一來,許多古董商人的生意就不好做了,因為他們主要是靠那些贗品高仿的物件賺錢的,所以有些人就煞費心機的給自己的那些假物件來個包裝,然後再倒手出售。

  這個包裝,指的就是專家或者專業機構所出具的鑒定書了,普通人的心里,對於專家或者專業機構,還是比較認同的,有了這個包裝,贗品古董不僅能當成真的賣,就是價格,比之真品也是不遑多讓。

  有這種心理的人,也不單純就是古玩商人,一些玩收藏打眼交學費的人,也會把假東西拿出來。想渾水摸魚,搞張鑒定書,然後將自己花費的錢給賺回來,總之是林林總總,揣摩著各種心思的各色人物都有。

  自古以來,古玩界就有一種說法,「古玩是不打假的」,古玩交易講的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至於賣的東西是真是假,賣方沒有義務告訴你,你買的東西是好是壞,全憑眼力,好壞都要認帳,沒有退貨的道理。

  但是,隨著近幾年來,拍賣會上眾多拍品的屢創新高,藝術品市場再次成為投資熱門。很多人傾盡家財,只為買上三五件不知真假的古董,做個「一夜暴富」的美夢。

  幾十萬幾百萬不知真假的東西放在家里,怎樣才能睡安穩呢?答案很簡單——證書,這年頭,一張蓋了章的紙比任何其他東西都管用,即使牛如微軟、闊如盛大,也都吃過啞巴虧。

  有這樣想法的人雖然不在少數,但是在今天現場里面的人,更多的還是對自己手中的古董拿不準真假,想要請專家鑒別一下的。

  剛才在莊睿的桌邊。沒人一個人主動上前找他鑒定,主要就是因為莊睿的面相看上去太年輕了點,沒有專家的架式,所以很多人不敢拿自己的收藏去給莊睿鑒定,萬一自己的東西是個真物件,被他說假了怎麼辦啊。

  不過台上一共六位專家,而台下卻有上千雙眼睛在盯著,莊睿剛才鑒定那鼻煙壺的舉動,也被許多人看到了,那位想占便宜的老頭剛走,莊睿桌邊就過來了兩個人。

  「莊老師,麻煩您幫我看看這個手稿,是不是古董?」

  走在前面的那個人,手里拿著一個木盒子,放到了莊睿的面前。

  「對不起,這主要是看玉器,字畫類的您要找金老師。」

  莊睿雖然有些好奇,但是不能搶別人飯碗啊,還是出言讓那人排隊去了,金胖子現在可是最忙的。

  「莊老師,我這東西是玉器。您給看看吧……」

  第二個上來的人手里同樣拿著一個巴掌大小的盒子,放在了莊睿面前。

  莊睿打開盒子一看,里面有五個拇指大小的用白玉雕成的玉人,有的腰間掛了一個鼓,有的手里高高舉起一把鼓槌,還有的呈跪拜造型,五個玉人的造型不盡相同,臉部表情被刻畫的栩栩如生,並且上面還帶有明顯的沁色,從外表上看,應該是一套反應古代祭祀的玉雕。

  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下,包漿還算厚實,莊睿在舉起放大鏡的時候,眼中靈氣稍無聲息的溢入到這幾個小物件里面,這一看之下,莊睿不禁大失所望,原本以為能碰到一個真物件,卻還是假的。

  也不能說是假的,玉是真的,而且雕工也算不錯,但年代上卻是做舊的,年代應該就是近幾年的,因為莊睿發現,這幾個玉人里面,雖然有微薄的靈氣,不過顏色很淡,並且那些用顏料制成的沁色,也是依附在這幾塊玉的表層上,根本就沒有侵入進去。也就是說,作假的人,給這些玉上色的時間並不是很長。

  莊睿放下手里的放大鏡,抬頭看向面前的這位持寶人,問道:「這位先生,能說說您這套玉器的來歷嗎?」

  持寶人的年齡在三十歲左右,戴著一副眼鏡,文質彬彬的樣子,聽到莊睿的話後,連忙說道:「我是在中學教歷史的老師,這東西是我前年看了中央台鑒寶欄目之後,從古玩市場里面買的……」

  「花了多少錢呢?」莊睿追問道。

  「呵呵,賣給我東西的那人說這是漢代古玉,當時上面還沾著土呢,一共花了我兩千八百塊錢,莊老師,這玉是不是假的?」

  這位歷史老師的心態比較好,看來心中早就存了物件是假的心理準備了。

  莊睿笑了笑,說道:「玉不是假的,但不是漢代的古玉,而是現代雕刻後做舊的,玉質是和田的白玉,品質一般。不過這套做舊的祭祀玉器,雕工不錯,可以自己留著把玩一下,以後再去古玩市場,多看少出手,這東西要是真的話,要在你買的那個價格後面,再加上兩個零的……」

  莊睿此刻也進入了專家的角色,雖然是動用了靈氣才鑒別出這套玉器的真假,不過這也讓莊睿漲了見識,就是現代的雕刻工藝。不見得就比古代差,甚至還要超出一些,像這套玉器,留個上百年之後,不也是一套雕工精湛的古玉了嗎。

  「謝謝莊老師,以後我會注意的。」來人對莊睿的答復很滿意,鞠了一躬之後,拿著自己的物件走了下去。

  莊睿等人的衣領上,都是有個小話筒的,在台上所說的話,下面的人都能聽得一清二楚,剛才對這套玉器的鑒定,說得是有理有據,台下眾人對這位年輕的鑒定師,也增加了幾分信心,那位歷史老師剛走下台去,一位打扮入時的女士就走了上來。

  「莊老師,這是我前幾年在緬甸旅遊的時候,買的一只玻璃種的手鐲,這幾年聽說翡翠價格漲了很多,您看看我這個手鐲現在能值多少錢?」

  見到上台來的女士手里並沒有拿什麼東西,莊睿正感覺奇怪的時候,那個女人從手腕上褪下一只鐲子,放在了莊睿面前。

  莊睿拿起那只手鐲,嘴里隨口說道:「翡翠自身具有傳熱的特點,像現在這個天氣,把翡翠貼放到臉上,就會有涼爽的感覺,而且天然翡翠中含有人體必需的多種礦物質,佩戴手鐲時是直接和皮膚接觸,所以玉石中的礦物質容易被人體吸收,可以補充人體所需的多種礦物質,也可以有效促進血液的循環。

  不過,您這只翡翠鐲子,是假的,這是有色玻璃做成的手鐲,戴著雖然沒有什麼壞處,但是對身體也產生不了什麼好處……」

  莊睿說話之間。已經是把這只鐲子給鑒定完了,就是一個被注入了氧化鉻和氧化銅外表呈綠色的有色玻璃制成的。

  「不可能的,這是我花三萬塊錢買的,還有鑒定證書,是A貨,年輕人,你到底識不識貨啊?」

  那個女人聽到莊睿說鐲子是假的之後,面色大變,當即就翻臉了,對莊睿的稱呼從老師也變成了年輕人,兩人的對話引起台下一陣議論。

  「我就說嘛,那人太年輕了,肯定經驗不足……」

  「就是啊,別人都有鑒定證書的,怎麼可能是假的啊……」

  「也不一定,這年頭什麼都有假的,鑒定證書就不能作假啊?」

  種種議論,不一而足,有支持那個女人的,也有幫著莊睿說話的,頓時原本安靜的會場,變得吵雜了起來。

  「小莊,怎麼回事?」

  女人的聲音驚動了另外幾位正在鑒寶的專家,紛紛放下手中的物件看向莊睿,雖然莊睿比較年輕,但是他們是一起來的,要是出點什麼差錯的話,自己等人臉上那也是沒有面子的,這可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事情。

  「我花三萬塊錢買的玻璃種手鐲,被他說成是假的了,不行,我要換專家鑒定,另外你們要給我出具鑒定書,不然我都說不清楚了。」

  沒等莊睿說話,那個女人就一臉怒容的喊了起來,她倒不是來攪局的,只是自己買了好幾年,平時都捨不得戴的手鐲,猛然聽到是假的,生氣之餘心中也有些惶恐,是以提高了音量,以掩飾心中的不安。

  「說的沒錯,嘴上**辦事不牢,換人!」

  「年輕人就是不行,別人三萬塊錢買的東西,到他嘴里就變成一文不值了……」

  不過她的話倒是博起台下的一片同情心,不少人出言支持起來,這些人也是有著同病相憐的心態,生怕等會自己上台後,物件也是假的。

  「小莊,把手鐲給我看一下……」

  孫老從放著古玩雜項鑒定牌子的桌前站了起來,走到莊睿身邊,從有些發呆的莊睿手中,接過了那只手鐲。

  莊睿剛才還真被這女人機關槍一般的話給說愣了,直到手鐲被孫老拿走之後才反應了過來,不由得連連搖頭苦笑,還是年齡惹的禍啊,要是換成另外幾個專家,恐怕這女人不會是這種態度吧?這他娘的連真話都不能說了。

  不過隨之莊睿就推翻了自己的這種想法,這人要是不講理,誰的帳都不會買的。

  「這只鐲子的確是假的,這位小姐,緬甸雖然產玉,但是並不代表那里所賣的玉都是真的,相反,他們用產玉的噱頭賣假貨,國內上當的人不在少數的。」

  「你們都是一起的,當然維護自己人啦,你說是假的,有什麼證據啊?」

  孫老看完那只鐲子之後,得出的結論和莊睿一模一樣,不過很顯然,對於孫老結論,這位女士還是不能接受,連帶著把台上的幾位專家都給攻擊到了。

  「你要證據是吧?我可以給您。」

  莊睿忍住氣,從孫老手里拿過鐲子,說道:「你可以過來用放大鏡看一下,真的翡翠里面是沒有氣泡的,但是你看看這只鐲子,里面布滿了氣泡。」

  女人撇了撇嘴,身體雖然沒有動,但是臉上卻是有了一絲疑慮。

  莊睿見到這女人仍然不死心,開口說道:「這位小姐,能給我兩根頭髮嗎?」

  「你要頭髮幹嘛?」

  那女人雖然有些不明白莊睿的意思,還是從頭上拔出兩根長髮,遞給了莊睿。

  「口說無憑,咱們來做個試驗吧……」

  莊睿自己脖子上的那個玻璃種的掛件拿了下來,說道:「我這件觀音掛件,也是玻璃種的料子,下面我做個試驗,大家看完之後就明白了。」

  「朋友們誰有打火機?」

  莊睿邊說邊拿起一根頭髮,圍著掛件纏繞了起來,一摸身上,卻發現這長衫連個口袋都沒有,點煙的打火機卻是在自己衣服里了。

  「我有……」隨著喊聲,台下一個人跑了上來,遞給莊睿一個打火機。

  「剛才說過了,玉石傳熱比較快,所以用頭髮纏住這塊翡翠,用火燒的話,熱量會被很快傳走,溫度上升慢,所以一時半會的,頭髮不會被燒斷。」

  莊睿接過打火機,站起身來,把左手拿著的翡翠觀音掛件舉高,然後用右手打火機打出火苗,放在有頭髮的地方燒了起來,過了四五秒鐘之後,莊睿放下打火機,把纏繞在自己那個觀音掛件上的頭髮取了下來。

  「大家看看,這頭髮是不是沒有斷?」

  莊睿將那根有些彎曲的頭髮拉直之後,展示給台下的眾人。

  「真的沒斷啊……」

  「快點試試另外那個手鐲……」

  見到這般情景,台下的人紛紛議論了起來,而手鐲的主人,卻是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好,咱們再來試試這只鐲子。」

  莊睿邊說邊把另外一根頭髮纏繞在鐲子上,然後用剛才同樣的動作,用打火機燒了一個纏繞在鐲子上的頭髮,鐲子的主人離莊睿最近,清晰的看到那頭髮在火苗放上去兩三秒的時候,就已經被燒的蜷曲斷開了。

  放下手鐲,拿起那根被燒成兩截的頭髮,卻是已經不需要莊睿再多說什麼了,真假對錯,誰是誰非,場內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第三百一十四章民間鑒寶(三)

  「這位小姐,如果您還有疑問的話。請您拿著這只手鐲,去北京朝陽區XX路XX號國家玉石檢測中心鑒定一下,我可以讓他們給您免費鑒定的……」

  事實勝於雄辯,那個女人聽到莊睿的話後,臉上露出既羞愧又心疼的模樣,羞愧的是她剛才出口傷人,但是這個年輕人卻用事實給了她一巴掌,心疼自然是買鐲子的三萬塊錢了。

  「莊老師,對……不起,實在對不起您……」女人很不好意思的拿回了那只手鐲,彎腰像莊睿鞠了一個躬,匆匆走下台消失在人群里了。

  莊睿站起身來,對著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說道:「各位朋友,各位藏友,你們來這里參加這個活動,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寶貝都是真的。

  不過咱們國家雖然歷史悠久,遺留下來的好物件不少,但是對於現在這個收藏群體而言,那就少的可憐了,在古玩市場買到假貨贗品,也都很正常。並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就連我們這些人,也是有過打眼交學費的經歷的。

  希望藏友們能擺正心態,認真對待鑒定結果,不要因為東西是假的,而對我們的專業知識產生懷疑,我們也會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幫助大家鑒別出手里物件的真假。

  至於我們分辨不出來真假的古董,也會實言相告,讓藏友們去做進一步檢測的,請相信我們的職業操守,絕對不會將假的說成是真的,也不會武斷的去判斷一個真的古董是假的,我要說的就是這些,謝謝大家!」

  莊睿說完之後,對著台下深深的鞠了一躬,台下的眾人都在思考著他的話,過了有一分多鐘之後,不知道是誰率先鼓起了掌,頓時會議室內掌聲如雷,久久不能停歇。

  大多人都會有這麼一種心理,那就是自己的東西,自己可以說不好,但是卻聽不得別人來說。

  打個比方來說,就像是朋友整天抱怨他的小孩調皮搗蛋不懂事,他說可以,您要是附和一句:「對。你那兒子真不懂事。」您這一說就得了,即使您那朋友不和您斷交,恐怕往後也是會疏遠您了。

  古玩也是一樣,誰不想自己花錢買的古玩是真的啊?但是畢竟這世上的古董,假的要多過真的幾百倍或者千萬倍,自然買到假貨的幾率就要大於淘到寶貝的概率了,莊睿的話也是給場內的這些人提了個醒,不要過於執著了。

  現在玩收藏的,雖然不乏投機的人,但是與幾年之後相比,相對還是比較理性的,聽到莊睿的話後,這些人也學到了一些東西。

  如雷般的掌聲足足響了三分多種,才在主持人的干涉下,慢慢的停歇了下來,不過台下眾人看向莊睿的目光里,卻是充滿了欽佩的神色。

  雖然主持人說了後面的藏友今天無法進行鑒定了,不過圍在外面的人卻是沒有一個離開的,畢竟在這里看著,也能漲不少的見識。

  莊睿並不知道,等這個節目播出之後。他也在國內的古玩行里,也打響了自己的名頭,至少很多藏友們,在心里是認可了莊睿這個專家的名號,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

  掌聲停歇下來之後,北京台的劉佳手持著話筒說道:「各位來賓,各位朋友,專家們已經是連續鑒定了兩個小時了,請專家們退場休息半小時,然後再繼續為大家鑒定您手中的寶物……」

  山東台男主持人的聲音緊跟著響了起來:「另外排在後面的朋友,今天肯定是無法進行現場鑒寶了,明天早上八點鐘,北京專家團的專家們,將繼續為大家進行鑒寶活動。」

  主持人說完之後,就有工作人員過來引領莊睿等人去旁邊的一個休息室,莊睿還好,只鑒定了兩三個物件,可是另外幾人卻是類的不輕,金胖子在冷氣十足的會議室里,忙的那身長衫幾乎都被汗水給浸濕透了。

  「小莊,不錯,基礎知識紮實,應變能力也強,你就是單獨出去,也能鎮得住場子了。」到了休息室之後,金胖子擦了擦汗,對莊睿翹起了大拇指,今天這種情況。他們經常會遇到,即使莊睿不出來,也是有解決的辦法的。

  「金老師,您以前也遇到過這種情況?」

  「嘿,這樣的事情多了,不過這也都是一些人為因素造成的,咱們這圈子里,也有那麼一些為了幾個錢,弄虛作假的人……」

  聽到金胖子的一番解釋,莊睿才明白了過來,原來隨著收藏熱的興起,鑒定這個行業也隨之水漲船高,於是乎,各種民間文物鑒定機構如雨後春筍般欣欣向榮起來。

  這些打著「xx委員會」、「xx協會」旗號的組織和人員,有的是「理論不能聯繫實際」的老學究,有的是「實際沒有理論基礎」的古玩專家,更多的則是只要肯出錢,就給開證書的「好好先生」。

  正如西太平洋大學搗壞諸多美國正規大學的名聲一樣,古玩界的各種證書,讓本來就有作假傳統的古玩市場,更加「亂花漸欲迷人眼」。「假的不一定是假,真的不一定是真」,攪起這股渾水的。正是這形形色色的鑒定機構。

  金胖子喝了一口水,笑著說道:「現在最需要鑒定的其實不是老百姓手頭的古玩,而是給這些古玩開證書的「專家」,咱們這幾個,也都是在打假行列里的……」。

  莊睿被金胖子的這番話說的是目瞪口呆,按照這麼說,鑒定古董的專家們,是不是也要開出「證明此專家為真」的證書呢?

  不過經金胖子這麼一說,莊睿心中的怨氣也少了許多,鑒定市場良莠不齊,也難怪那些藏友們會產生不信任。

  其實莊睿剛才的那個火燒頭髮的表演。也是有一點貓膩的,用頭髮絲纏住玻璃,如果纏的稍緊一點的話,一兩秒鐘也不會燒斷,有些商家就會用這種伎倆來欺騙消費者,不過如果燒的時間稍長的話,還是能分辨出真假來的,所以用這種方法鑒別的玉的真假,還是可行的。

  「小莊,你師出中海的馬老哥,應該對瓷器也不陌生吧?回頭我這邊的物件,你幫我也看一下,今兒的東西實在太多,有點忙不過來了……」

  來自故宮博物院的田凡研究員,這會也是累的不輕,在沙發上休息了一會才緩過勁來,今天場內的東西,除了字畫之外,就要數陶瓷類的古玩比較多了,當然,大多東西只能稱之為現代工藝品,田凡剛才也看了二三十個瓷器,只有一個道光年間的花瓶是真的,不過有些殘缺,市場價格也是大打折扣。

  中海德叔的瓷器修復,在國內都是很出名的,對於陶瓷器的鑒賞,也是有自己的獨到之處,是以田凡才出言讓莊睿等會幫他看一些物件,很顯然,莊睿用自己的行動,贏得了這些專家們真正的認可。

  半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很短暫,基本上就是喝口水,聊幾句天的功夫,一位工作人員就出來催促了,眾位專家們只能再次登場,這次登場雖然沒有再次介紹專家。但是莊睿出場時,卻是獲得了長時間的熱烈掌聲。

  原本在台上最為空閒的莊睿,在第二波鑒寶開始之後,卻成了最忙的人了,也不知道這些持有玉器的人,剛才都藏到哪兒去了,現在紛紛冒出了頭,各種精美的玉器層出不窮,其中也不乏精品。

  像一個清朝的白玉扳指,就價格不菲,這東西本意是拉弓射箭時扣弦用的一種工具,套在射手右手拇指上,以保護射手右拇指不被弓弦勒傷的專用器物,後來卻被看做是身份的象徵了。

  這個扳指里面的靈氣雖然是白色的,但是十分濃厚,並且玉質也是上等白玉,經過莊睿鑒定為真品之後,錢總經理也根據其同類古玩的市場走勢,給出了三十萬元RMB的價格。

  看到鑒定出了真的物件,並且價值不菲,台下的眾人是群情湧動,使得莊睿也更加忙了,不過古玩這東西,只要你事先知道了真假,總歸能說出一些道理來的。

  莊睿先用靈氣辨別真偽,要是里面靈氣充裕的,就扔給錢總去估價出具證書,要是靈氣匱乏的物件,就直接挑出點毛病和持寶人一說,對方也是心服口服,相比之下,雖然莊睿這邊圍的人最多,但卻是鑒寶速度最快的一個。

  隨著時間的推移,今天下午的民間鑒寶活動也逐漸進入了尾聲,不過主持人沒有宣布鑒寶活動結束,現場的藏友依然是沒有人離開,反而是越聚越多。

  突然,正在鑒定陶瓷器的田凡出言說道:「幾位,把手上的物件先放一下,來看看這個東西。」

  雖然說是術有專攻,不過這些專家們對於自己專業之外的古玩,還是有一些了解的,相互之間也能給出點意見來,田凡既然開口求教了,顯然這東西有點意思,莊睿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向他看去。

  第三百一十五章民間鑒寶(四)

  前文曾經介紹過唐三彩。這是一種盛行於唐代的陶器,以黃、白、綠為基本釉色,後來人們習慣地把這類陶器稱為「唐三彩」。

  唐代是中國封建社會的鼎盛時期,經濟上繁榮興盛,文化藝術上群芳爭艷,唐三彩就是這一時期產生的一種彩陶工藝品,它以造型生動逼真、色澤艷麗和富有生活氣息而著稱。

  現在擺在田凡教授面前的這個唐三彩,是個三彩**駱駝俑,高度近乎一米,搭掛著獸面紋飾的馱囊,絲綢和水壺也都安放就位,它引頸張口,後肢直立,前腿略彎,仿佛剛從臥姿直身而起,仰天長嘶,準備踏上西歸的征途,造型極其威武恢弘。

  仔細看著這個昂首嘶鳴的駱駝,莊睿在恍惚間,仿佛看到那長安城里喧鬧的東、西市,驛站旁酒巷里巧笑的胡姬在你身旁鋪張開來。似乎身處在大唐盛世的氣氛里,感受著異域與東方的傳奇。

  金胖子和孫老等人,也被這件唐三彩駱駝給震住了,這件三彩作品不僅俑色彩鮮艷,釉色明亮,而且造型精致準確,更主要的是,在三彩駱駝那光亮的釉面上,有很多微小的開片,像一個個小裂紋一般。

  這種開片主要是由於胎和釉的收縮比不太一致而造成的,胎的收縮比較小,釉的收縮比較大,這樣在它燒制的過程中,冷卻的時候那麼釉子就會產生收縮,因此在釉子的表面,會形成這種裂紋。

  唐三彩出土的多了之後,這種開片也就成了鑒定唐三彩釉面的一個非常顯著的特徵,當然,後世技藝高超的造假者們,也肯定會在這方面做手腳了。

  「孫老師,您怎麼看這物件?」

  田凡知道在場的這幾個人里,孫老是玩雜件的,對於唐三彩並不陌生,至於金胖子等人,恐怕懂的就不是很多了,是以在眾人粗略的看了一圈之後,出言向孫老問道。

  孫老拿著一個二十倍的放大鏡。對著開片仔細的看了一會,搖著頭說道:「這物件我看不準,從開片上看,是芝麻片,不像是後仿塗刷高錳酸鉀溶液形成的,但是這物件太完美了,我拿不準……」

  孫老所說的芝麻片,指的是唐三彩陶器受地下水和土壤中酸鹼物質的侵蝕後,自然形成的開裂,這種開裂比較細碎,像是芝麻一樣,距離其一尺左右遠,就能明顯觀察到。

  而造假者往往使用氫氟酸和高錳酸鉀等化學藥品,對器物釉面進行腐蝕和染色,然後再放置一段時間,釉面的「開片」也會變得明顯,但是開裂的痕跡,卻顯得很寬,沒有自然開片那樣細碎。

  這件三彩駱駝,無論是從釉色造型,還是開片來看。都是真跡無疑,但它就是太過完美了,比之故宮博物院珍藏的一尊三彩駱駝還要出色,是以不管是田凡教授,還是孫老爺子,都不敢妄下結論。

  「田老師,我曾經聽過您講的一堂關於唐三彩器皿特徵以及鑒定知識的課,後來見到這件作品之後,我就把它買了下來,也找過一些人看,都說是真品,今天借這個機會,也請您幫著鑒定一下。」

  這個唐三彩駱駝的主人是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身材微胖,長著一張國字臉,即使是在眾位專家面前,表現的也是不卑不亢,看樣子應該是個有點身份的人。

  「劉先生是我們濟南收藏協會的會員,也是天X食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很熱衷收藏,曾經在我們收藏天下欄目組做過嘉賓的……」

  山東電視台的那位男主持人,見縫插針的給莊睿等人介紹了一下持寶人的來歷,也是間接的說明,對方是有財力收藏這種比較珍貴的古董的。

  「劉先生,既然您是行內人,我就冒昧的問一句,這件唐三彩駱駝,您是怎麼收到手上的呢?」

  古玩鑒定這工作,不僅要從文物本身入手。也要去追究其傳承來歷,像一些珍貴的文物,都是從各大古墓中出土的,就算是被盜掘出來的古玩,也是會流傳盜出的物件和數量的。

  這位劉老板似乎並不忌諱談這物件的來歷,大大方方的說道:「呵呵,這件三彩駱駝,是我在一次朋友的私人聚會上見到的,當時看著喜歡,就買下來了……」

  「聚會?」莊睿小聲嘀咕了一聲,應該是一些藏友組織的交流活動吧?

  「就是黑市。」

  坐在莊睿身邊的錢總經理,用手捂住了話筒,小聲的說道。

  莊睿聞言愣了一下,因為他突然之間,想到了在草原黑市上所見到的那尊三彩馬,也是仿制的幾乎天衣無縫,被那個冤大頭日本人以高價給買去了,這件三彩駱駝造型釉色如此完美,是不是也是假的呢?

  這個念頭在莊睿心頭升起之後,就像是在心里蒙上了一層陰影般揮之不去了,說不得,只能再用靈氣查看一番了,趁著幾人正在交談的功夫。莊睿走到這三彩駱駝的桌前,低頭看了起來。

  「劉先生,您淘到這物件,當時花費了多少錢啊?」

  坐在田教授旁邊的金胖子追問道,這也是鑒定物品過程中,必須要問到的,尤其是像這麼完美的三彩作品,出手的人絕對不會講價格定的太低。

  「四十萬元RMB,我感覺它是物有所值的。」

  見到幾位專家都不敢確定自己這件藏品的真偽,劉董事長心中也升起一股子豪情來。

  按說以他購買這件唐三彩的價格,和國內正規拍賣行里拍出的三彩古董。也是相差無幾了。

  有些朋友看到這里就要說了,唐三彩是國寶,怎麼會這麼便宜啊?其實這些朋友是進入了一個錯誤,唐三彩被認可,最早是在國外,在八十年代的時候,價格達到頂峰,1989年12月,由倫敦蘇富比推出的唐三彩陶大馬,以4955萬港元創下中國藝術品拍賣最高價的記錄,保持了12年之久,風頭一時無兩。

  但是由於假的東西衝擊市場衝擊得很厲害,導致很多人上當受騙,對唐三彩的信心變得不足起來,隨後唐三彩在國際市場的價位就迅速的下跌。

  最近幾年國際市場上拍出的唐三彩作品,價格大多都是在幾十萬美元左右,而國內就更低了一些,即使一些精品,價格也是在幾十萬至百萬元RMB上下浮動的。

  由此可見,如果這尊唐三彩駱駝是真的話,劉老板的這筆生意,還是賺了。

  「金老弟,孫老哥,我看這物件應該是真的,可能是從哪個唐墓里盜出來的,你們的意見呢?」

  田教授在思考了一會之後,說出了自己的見解,前些年盜墓成風,難保會有一些精品流失出去,而面前的這位持寶人也說明的東西的出處,就是從黑市中拍來的,種種跡象表明,這件三彩駱駝是真品的可能性極大。

  「假的,這尊唐三彩駱駝是個現代仿品!」

  金胖子等人還沒有答話,一直默不作聲的莊睿,突然從桌前抬起頭來,斬釘截鐵般的說道。

  「哦?何以見得?」田教授見到莊睿說得如此肯定。知道他應該是看出了一點端倪。

  「莊老師,您說是假的,也總該有依據吧?幾十萬塊錢我不在乎,如果真是假的,就當是買個教訓了,但是,假在哪里,還請您給指出來。」

  劉董事長雖然沒有向那個女人一般灼灼逼人,但也是語露機鋒,既然您說是假的,那好,拿出證據來吧。

  莊睿聞言皺起了眉頭,他之所以說是假的,因為在這尊三彩駱駝里面,沒有絲毫的靈氣存在,莊睿現在見過的古玩也有上千件了,或多或少都是靈氣存在的。

  所以莊睿可以肯定,這尊三彩駱駝,一定是贗品,但是假在什麼地方,以他對唐三彩的了解,實在是編不出什麼理由來。

  「這個嘛,自然是有依據的……」

  莊睿圍著三彩駱駝又轉了起來,用靈氣從頭至尾的檢查起來,想發現點不同出來,突然,他的眼睛瞪直了,在一瞬間,臉色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不過由於莊睿的頭一直是低下來的,倒是沒有被人看到。

  「他娘的,這樣的玩意竟然也能量產?!」

  莊睿之所以會這麼震驚,是因為他在看到這件三彩駱駝彎曲抬起的前蹄時,赫然發現,在那前蹄內壁里面,居然也是有著一個許字,和在草原黑市上所見到的完全一模一樣。

  莊睿現在對這位作假的人,是佩服的五體投地,整出了個三彩馬不說,這又出現了個三彩駱駝,要知道,贗品那也是有檔次高低,要分個三六九等出來的。

  以這尊三彩駱駝而言,恐怕所用的工藝和土壤,都是按照唐朝三彩燒制程序來的,即使去做碳十四都未必能檢測的出來,如此完美的仿制工藝,其造價應該在十萬元以上的,這位三彩駱駝的締造者,絕對是位作假行當里的大師級人物。

  第三百一十六章民間鑒寶(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