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房設計30歲北漂蝸居2㎡房子3年,每天只花70塊,攢出京郊一套房

  記得點擊關注「裝個好房子」哦~

  每天為你帶來裝潢乾貨、改造新靈感與美好生活故事

  探尋美好居住方式,我們值得更好的生活!

  ———————————————-

  什麼是青旅?

  

  它的全名叫做「青年旅行社」,因為每張床位的價格便宜,是不少年輕背包客和旅行者,出門看世界的起點。

  

  但隨著疫情的反復,一部分青旅的用途竟然也被改變了,成為便宜的小旅館,以及不用墊付押金、房租日結的出租屋。

  

  

  

  

  而住在這里的年輕人,少有知道青旅曾經的文化和用途的。

  

  這群在疫情之下精打細算扛著過日子的人,需要的只是這里1.1✖️2米的單人床、2㎡左右的生活空間,以及每晚78塊的房費。

  

  為了住得更舒適,他們將斷舍離貫徹到底,一張單人床+一個行李箱就等於整個家。

  

  

  

  

  雖然在很多人眼里,住青旅都不如住合租房,但這也是當下部分年輕人,為了適應時代而自主選擇的生活方式——

  

  與幾個室友共處一室,早上各自起床收拾上班,晚上回來吃飯、散步、聊天或加班,有點像「大學宿舍」的延續。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為了省錢,每個住在這里的人,都有著自己獨特的故事。

  

  在這種看似臨時的居所里,他們重新定義著當代年輕人生活與選擇。

  

  

  

  

  3年疫情,改變了太多人的生活,尤其是漂泊在大城市中的年輕人。

  

  在北京,就有這樣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不租房也不買房,每天下班後,拎著電腦包、穿著精致的衣服一頭鑽進一家較為隱蔽的青旅中。

  

  反復北漂、只為了存錢的阿金就是其中之一。

  

  

  

  

  選擇在青旅里長住前,他仔仔細細地算了一筆帳:若是在北京四環內隨便租個房,只要條件沒有差到極致的,都要3000多塊錢,不是押一付三就是付六,遇到黑心中介,押金都有退不回來的可能。

  

  但住在青旅里,可以隨時走人、按日結算,一天的成本在78元-108元之間,且不用付太多押金。

  

  

  

  

  於是他大膽地決定,不租房、住青旅!

  

  除了上班,他每天最經常做的事兒,就是像研究股市K線一樣研究床位價格。

  

  便宜的時候多續幾天,貴的時候,就只付當晚費用。

  

  

  

  

  他的行李也被精簡得只剩生活必需品,兩個雙肩包是帶到青旅的所有行李,公司里放著的則是一個大行李箱,有換季衣物和洗衣液等物品。

  

  如果出差去外地,可以拎包就走,不必寄存,更不必單獨給行李們開個房間。

  

  整體看下來,阿金的生活雖然看似有些落魄,但也還算舒適,住在北京二環的老城區里,一頓飯吃四個包子、一杯豆漿、一個雞蛋,10塊錢就搞定了。

  

  後來,他還在拼多多上買了10塊錢一雙的拖鞋,只為了能過得更有「品質」。

  

  

  

  

  還有在8人間住了半年多的98年男孩小李。

  

  他是一名家庭教師,平時需要到北京各個地區上門給小孩子上課。

  

  這間位於市中心的青旅,是他最好的選擇,便宜又靈活。

  

  

  

  

  他的父親曾來到這里探望他。

  

  看著自己的兒子雖然和很多陌生人住在一起,但廁所里有寬敞的洗漱台,以及乾淨的淋浴間,生活上也沒有什麼不便的地方。

  

  他的父親甚至還覺得:「你在北京,是不是住得太好了?」

  

  

  

  

  畢竟在老一代人眼里,北漂就像過去的影視劇中演的那樣,應該是合租在暗無天日、逼仄潮濕的地下室中。

  

  

  

  

  其實對於小李來說,他的工作,沒有非留在北京不可的理由。

  

  但當下的他,就是喜歡這座有趣的、光怪陸離的、充滿人文底蘊的城市。

  

  能在不忙的時候,去青旅的天台上看看遠處的國貿,就已經挺幸福了。

  

  

  

  

  他不是一個有野心的人,再喜歡這里,也沒有想要永遠留下來的念頭,他想得很清楚:等攢夠了錢,就回老家。

  

  至於多少錢是夠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其實,像阿金和小李這樣的年輕人還有很多。

  

  即便疫情讓他們短暫地失去了安全感,卻不會磨滅對大城市的向往。

  

  這群人中間,還有不少剛剛畢業,或依然在讀書的學生,他們的北漂人生,也是從青旅開始的。

  

  這個投身於新媒體行業的女孩,大學畢業後一直住在青旅里。

  

  之所以沒有去租正經房子,是因為她覺得年輕人,就應該吃點苦頭,才能逐漸承受住工作的壓力。

  

  那會兒她剛畢業,曾在一趟公車上遇到7個985的學生,大受震撼。

  

  在她看來,只要自己和這些優秀的人一樣,選擇留在北京,就能成長得更加迅速,也能更快抓住「時代的脈搏」。

  

  

  

  

  可真成了一名勤勤懇懇的北漂社畜,卻發現一切都不是自己想像中的樣子。

  

  她時常加班到凌晨一兩點趕策劃案,但在主管眼里,還是不能用的「垃圾」。

  

  

  

  

  父母不是沒有勸過她回老家,也希望她能踏踏實實考個公務員,一輩子就這麼安穩地過了。

  

  但很顯然,她還沒有到可以認命的年紀:「1年8萬死薪水,為什麼不回老家,心里沒數嗎?!」

  

  

  

  

  父母心疼自己的女兒太辛苦,卻不知道怎麼做,才能夠幫助到她。

  

  他們憑著自己在小城市里的處事經驗,不遺餘力地教授一些職場小秘訣:

  

  「這個海鮮寄給你,給主管帶去。」

  「凡事不要太出頭。」

  「不要任性,這個社會上沒人把你當小孩。」

  

  

  

  

  一邊是關心自己的父母、疲憊辛苦的北漂生活;一邊是無法放棄的夢想,和想要留在北京的心,她最終還是選擇了後者——

  

  「萬事開頭難,熬過去就好了。」

  

  

  

  

  其實,那些在青旅里的年輕人,大多是類似的,他們就像是一個個蒲公英的種子,被一陣風刮來了北京。

  

  有些像阿金和小李一樣的人,在這兒住一段時間就走了,但也有一部分人,真正留了下來。

  

  

  

  

  比如在青旅里住了3年,馬上就能在北京買房的小陳。

  

  2018年前,小陳一直在四環邊租房住,那是一個50㎡左右的一居室,每月租金5000塊。

  

  後來決定徹底離開這間出租屋,是有一個契機。

  

  搬出去之前,他曾進行過一次非常徹底的斷舍離,捨棄掉所有多餘物品後,剩下的東西剛剛填滿兩個行李箱。

  

  有一天下班回到家,他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忽然發現自己其實沒必要住在這麼大的房子里,只需要一張床就夠了。

  

  

  

  

  於是在2018年年底,他退掉了這間出租屋,搬去了一家青旅,一住就是三年多。

  

  在他看來,青旅沒有任何家的感覺,但租房也一樣,想要消解這種不安定的情緒,唯有買房。

  

  而青旅每個月的住宿花銷,僅是租房的三分之一,節省下來的錢剛好可以存起來。

  

  

  

  

  雖然生活條件變得不那麼便利,也少了一些隱私感,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為在這里,他不但交到了不少有趣的朋友,還給自己存下了一套郊區小戶型的首付。

  

  看著自己存款不斷增加的金融卡,小陳感慨道:「我不會懷念今天的生活,但肯定會感謝今天的自己。」

  

  

  

  

  用同一個廁所、吃最廉價的飯、抽最便宜的煙、住幾乎沒有任何隱私可言的床位,這就是那些住在青旅里的年輕人的現狀。

  

  但在這群人眼中,青旅的條件雖然不如正常房子,卻很值得居住,因為在這里,沒有誰會看不起誰,因為大家都是為了生活和夢想而奔波的人。

  

  無論是對於剛畢業的學生,還是需要開源節流攢錢買房的社畜來講,青旅都是一個最佳緩沖地帶與中轉站,可以以此為起點,繼而奔赴不同的、更好的遠方。

  

  

  

  

  苦是苦了點,但或許,這才是北漂最真實的樣子。

  

  有點心酸,有點殘酷,卻也足夠有趣和美好。

  

  參考資料來源:

  B站@三聯生活實驗室《不租房只住青旅的北漂們:70元一天,蝸居2㎡》

新房別亂裝,越來越流行極簡化裝潢,看她家新房,省錢又不花哨

night119

杭州一小夥的獨居新房,78㎡乾淨清爽,原來男生也可以這麼精致

night119

預售屋輕裝潢相關資料/裝潢公司的這些「坑」,現在攔著你跳還來得及嗎?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