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那些因為畫風,被網友「醜拒」的高分動漫

那些因為畫風,被網友「醜拒」的高分動漫

  文:kiko

  

  最近,一部沒有任何流量和IP加成的國產動畫電影,在上周五上映之後火了一把。

  

  這把火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吞噬的範圍之廣程度之烈,令不少人都瞠目結舌。

  

  

  沒錯,我說的就是那部大多數沒看過的人都說難看,票房口碑全崩盤《雄獅少年》。

  

  

  然而,早在月初點映的時候,它還是四萬多人打出8.3分,被譽為年末救世之作的國產電影,票房至少5億往上走的那種。

  

  (PS.如今八萬人加入已看行列,分數還上漲了0.4,說明確實不是虛假安利)

  

  

  如今七天過去,不僅連0.1薇的尾巴都沒摸上;

  

  

  而且隨意打開任何一個社交媒體,你都能看到如出一轍的評論:

  

  這電影裡的人,真的是太醜了!!!

  

  

  醜嗎?作為已經看過電影的我來說,必須摸著良心說一句:

  

  是真不好看。

  

  

  故事的主人公一個叫阿娟,一個叫阿貓,一個叫阿狗。他們都是陳家村被人欺負慣了的留守兒童。

  

  名字取得很隨意,長相也是更加任意妄為,猛一看是連鯰魚和牛頭梗都自嘆不如的寬眼距+小眼睛。

  

  

  尤其是頭髮和表情一起亂飛的阿貓,gif反覆播放個幾輪,各種ws油膩的形容詞想必已經從你的腦子裡湧出來了。

  

  

  但《雄獅少年》不按常理出牌的地方也恰恰在這裡,它將故事的落腳點放在了最不被人關註的邊緣人群,並將核心的燃點集中在了一群屈服於生活窘境的廢柴身上。

  

  羸弱的少年+鬱鬱不得志的舞獅隊教練,試圖靠著重拾夢想的方式找到屬於自己的尊嚴和自信。

  

  

  王道動漫的套路+現實主義的反轉,電影前半段插科打諢、醜態百出,從阿娟突然間背上生活沉重的包袱前往廣州打工開始變得令人信服——

  

  什麼叫做開在荊棘裡的花,越是流淚越芳香。

  

  

  好的,我知道光看截圖,你可能還是會覺得醜。

  

  畢竟到這一層,都還能稱為是大家審美不同。

  

  但很快的,這種因為被醜到了的言論發酵到了更多人的耳朵和眼睛裡,畫風開始逐漸走偏,不僅被扣上了ru花的大帽子,主創團隊試圖解釋挽回的公開發言,又變成了另一種地區歧視。

  

  

  在各種自媒體的胡亂「劃重點」下,從創作團隊為了講好這個發生在21世紀初廣東農村的舞獅隊故事,特意前往當地采風,並以當地人的生活環境等為參照物,觀察身邊普通人設計動畫形象的操作,

  

  

  變成了「我們是照著廣東當地人的樣子畫的,你覺得不像或者很醜是因為你沒關掉美顏濾鏡,照照鏡子就知道了」的扭曲言論。

  

  

  國產動畫在畫面上的技術升級被無情忽略,以假亂真的鄉下天空、樹木和房屋,光影超絕足以聖地巡禮的荔灣公園,充滿懷舊濾鏡的佛山街景……

  

  

  不好意思,廣東地區的網友根本無心看風景,隻覺得有被冒犯到,

  

  而最新進展似乎已經將戰火延伸到了千里之外的東北……

  

  

  就,即使是央視下場,吳京安利,大部分人都不願意進電影院買帳了。

  

  

  跟我談多元審美?醜就是醜!

  

  跟我談民族自信?是給洋人看的自信?

  

  跟我談傳統文化?我們明明是龍的傳人!

  

  

  

  

  //////

  

  

  實際上,這並不是動畫作品第一次被網友討論美醜的問題。

  

  往往很多時候,人們對於二次元虛擬人物的長相挑刺,甚至比三次元現實人物還要苛刻。

  

  最極端的例子就是,即使被吐槽「如今到處都是古偶醜男」的電視劇,也依然可以通過演員的演技和劇情的優秀來實現「真香」升級。

  

  

  但到了二次元作品,尤其是國產二次元作品裡,太美或太醜,好像都不行。

  

  

  大眼睛錐子臉是沒有創意,模仿網紅審美,迎合迪士尼日漫畫風,

  

  

  

  穿少一點直接就是媚男不解釋。

  

  

  至於醜嘛,隨便一抓就是一大把。

  

  你以為二次元都是大眼睛高鼻梁錐子臉,實際上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巧的是,今天剛剛出爐的2021豆瓣評分TOP5的動畫電影,就有三部高分作品沒有長在一般觀眾要麼美要麼萌要麼醜萌也行的審美點上。

  

  

  8.2分的《心靈奇旅》,黑人主角實在算不上帥氣,如果沒有魂穿那隻肥嘟嘟的小貓咪,即使是治愈系也可能被zzzq的風聲蓋過。

  

  

  8.7分的《音樂》,簡筆畫般的畫風比琦玉老師還要偷懶,猛一看還以為制作組經費不足沒錢畫細節。

  

  

  但它們一個靠口碑逆襲成高票房,一個靠好故事收獲高評分,最初令人不太習慣的畫風,漸漸的卻不再有人頻繁提起了。

  

  

  這樣的多元審醜的作品還有很多,尤其是在以美型著稱的日本二次元界。

  

  你有多看膩了二分之一大眨巴眼睛和比筷子還細的漫畫腿,就有多少大師級別的動畫靠「醜」出圈,甚至因「醜」封神。

  

  

  首先要祭出的大神,就是湯淺政明

  

  如果說《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和《四疊半神話大系》還帶著一絲奇特的夢幻扭曲感;

  

  

  《別對映像研出手》裡的漫畫三人組跟真人版的差距就是我跟網紅美女之間的差別;

  

  

  那畫風無比寫實的《乒乓》足以列入「醜拒」的行列了。

  

  動畫講述的是性格跳脫、充滿自信的星野裕和沉默寡言的月本誠從小在一個乒乓球道場打球,卻在高中時期遇到了來自中國的乒乓球選手孔wen革。

  

  

  兩人慘敗之後,星野裕開始放棄了乒乓球,月本誠追尋著心目中的英雄,最後與星野裕重回球場的故事。

  

  也正是因為主角人物都長得如此平凡普通,所以在看的過程中你能十分專註於內容本身,而不用擔心會有不合理的開掛和逆襲情節,從而感受到劇情本身的魅力。

  

  甚至忘記了,這是一部動畫。

  

  

  

  除了湯淺政明,還有不少知名的「醜東西」也令人過目難忘。

  

  比如,那個與治愈系《哆啦A夢》的藤子F不二雄是好朋友,也曾共同創作過子供向漫畫的藤子不二雄A老師,四年前的一部《笑面推銷員NEW》就驚呆了不少小夥伴。

  

  這哆啦黑夢已經不是醜,甚至可以用上「恐怖」兩個字了。

  

  

  不過,主角的大嘴不是最嚇人的,而是每一集忽悠一個「老實人」的操作。打著完成你一個心願的燈號考驗人性,最終沒有一個「善良」的人能活著走出故事。

  

  

  而本身就是講恐怖故事的《暗芝居》,打破了恐怖片裡一定要有俊男靚女的定理。

  

  開場的吆喝聲「南來北往的都來瞧一瞧,暗芝居要開始咯」直接憑借老爺爺的一張寫實醜臉晉級年度恐怖童謠。

  

  

  當然,只要提到畫風奇特的暗黑人性動畫,就一定會有《惡之華》

  

  其實原作的漫畫畫風還是相當不錯的,但是動畫的畫風真的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從OP到ED,每個人物的表情幾乎都是扭曲的,用真人攝影出來實際存在的人物和風景錄像,然後再寫實模版的基礎上繪制成動畫,也是相當的獵奇。

  

  

  但架不住原尷尬刁難人性的極致描寫,成為了一部直抵人內心深處的作品,某種意義上的神作。

  

  當然,還有一大部分作品,則是以充滿個性的「醜」畫風,講述著二次元世界的快樂神奇、不可思議。

  

  比如作為一個純正的顏控,差一點點就因為魔性畫風錯過神作的《反叛的魯路修》

  

  

  看上去很萌實際上卻很黑暗的馬猴燒酒代表作《魔法少女小圓》,圓神在二次元的地位不可取代。

  

  

  作為吐槽系作品的代表作,《再見,絕望老師》裡的「絕望了!對XXX已經絕望了」現在已經成了不少人都知道的名句。

  

  

  從畫風到劇情都玩脫了的《日常》,滲透到了生活裡的每一個細節,各種搞笑和NETA,莫名的很萌。

  

  

  骨頭社操刀的《靈能百分百》更像是在挖掘人性,不過本身還是屬於熱血搞笑漫,不帶腦子看既快樂還能get到男主的帥氣。

  

  

  至於已經成功晉級為表情包大戶的《搞笑漫畫日和》,關於它的內容,我覺得真的沒什麼辦法介紹了,大家只要去看看就知道了。

  

  

  可以說,除了以暗黑恐怖和龐雜人性為主題的動漫之外,大部分二次元裡醜得厲害的作品,大多是在嘗試用最質樸的畫風講述著最真實的故事。

  

  那種直沖你腦門的熱血和感動帶來的後遺症,就是你不會去憧憬,而是想放手去做的上頭感。

  

  最終,這樣一群「醜東西」憑借高口碑,鑄就了屬於自己成功的流派和忠實的擁躉。

  

  

  

  //////

  

  

  但如今,人們對於國漫內容和畫風上的審美似乎還沒能到達如此多元化的地步。

  

  大概率翻不了身的《雄獅少年》主創團隊仿佛困在了影片中的結局一般:

  

  曾許下的創新願景似乎就像動畫裡沒能把願望講明白而到處碰壁的主角一般,從美好的希冀中當頭棒喝的醒來。

  

  「現在國內幻想類和神話類的動畫已經很多了,我希望能探索一下別的方向,證明用動畫制作一個完全現實的故事也是能夠打動觀眾的。」

  

  那麼,《雄獅少年》輸了嗎?

  

  似乎,無論是電影裡還是電影外,他們都輸的很徹底。

  

  那個幹什麼什麼不行,放棄第一名的鄉下留守兒童,想要靠著頑強的意志力和對生活的強烈渴望孤註一擲攀登變形金剛;

  

  但那看上去很近的距離,卻是瘦弱身軀怎麼也越不過去的鴻溝。

  

  決賽現場收獲的高光讚譽,只不過是阿娟、阿貓、阿狗平凡無奇人生中的一個過場,曲終人散之後,采到青的他們,還是得走下木樁,為了生活奔波。

  

  甚至,我們連他們到底有沒有獲得最後的冠軍,都沒有一個確切的回答。

  

  但至少,看過電影的人都會不自覺的被電影後半段的鼓點激勵感動。

  

  它不僅僅代表的是國產動畫在光影、毛發和動作特效上栩栩如生的飛躍,更是傳遞了一種即使沒有超能力也能神仙打架的振奮感。

  

  

  而這種振奮感,恰巧就是來自身邊最普通的普通人。

  

  「如果我們的角色過於帥氣、萌,那你很難通過這個普通孩子看到生活的煙火氣,也不會明顯感受到阿娟的熱血、力量和生活對抗的精神。」

  

  劇情當先之下,主角長相美醜與否真的很重要嗎?

  

  當有人因為醜陋的畫風拒絕走進一個人的內心,也會有人願意嘗試著看完他的故事,並在閱讀的過程中重建一個人的形象。

  

  它可以是《雄獅少年》,可以是《乒乓》,可以是《音樂》,可以是《惡童》,可以是各種因為「醜拒」而被人錯過的優秀作品;也可以是任何試圖沖破各種不正確審美的人和事,空有美好雷同的軀殼,又能真的留下什麼呢?

  

  只要有一個看電影的人感受到了,那麼《雄獅少年》也不枉費來這電影院走一遭。

  

  

  人生嘛,不就是嘗試翻越一山還有一山高的各種偏見,

  

  山這邊是同行者的鼓勵和呼喊,山那邊是一眼望不到頭的蜿蜒曲折。

  但好在,總有人不認,總有人攀登,總有人突破,總有人改寫。

  

  哪怕摔得頭破血流。

  

  

  

  

  以上,就是今天的遊戲百曉生。

  

  有什麼想看的內容或者想玩的遊戲,歡迎後臺給我留言哦!

  

>那些因為畫風,被網友「醜拒」的高分動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