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鬼滅之刃:從野獸轉變為人,擁有超高顏值,嘴平伊之助的坎坷一生

鬼滅之刃:從野獸轉變為人,擁有超高顏值,嘴平伊之助的坎坷一生

  今天來說說這個總是帶著山豬頭套的英俊少年嘴平伊之助,從小被山豬養大的他是如何學會人類的語言呢?這張精致美麗的臉龐竟然多少有點與無一郎撞臉?伊之助甚至在沒有老師的情況下獨自學會雙刀流的獸之呼吸,鬼殺隊又一天才。(PS:含劇透快跑!快跑!!)

  「山中之王」的學習之旅

  伊之助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依靠,被山中的主人,一隻巨大的野豬所養大,而伴隨著養母的離世,始終缺乏親情的伊之助,選擇了就將自己的母親戴在頭上,從此這個野豬頭套成為了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在某天尋找食物的時候,伊之助來到了一個名為孝治的年輕人家,一個弱不禁風卻總是溫柔講話的老頭,不僅不斷餵食物甚至還教自己念詩,伊之助也才了解到一直戴著的肚兜上的奇怪符號,原來就是父母給自己取的名字「嘴平伊之助」。

  當孝治想要將他趕走的時候,從小就自認為是山中之王的伊之助表示,今天就讓這個年輕人知道知道誰才是真正的老大,並把他當成下人使喚,雖然這時的伊之助還不認識字,但這就是他學會說話的過程。

  命運邂逅

  伊之助發現在自己的山中,闖進了身穿黑衣並且帶著刀的人,與他斗勁氣之後就將刀搶了過來,這時他得知了世界上有強大的惡鬼存在,想要證明自己有多厲害的伊之助就拿走這個鬼殺隊隊員的刀,最終與炭治郎參加了同一期的預選。

  不過伊之助並沒有經過培育師的鍛煉,僅憑借著驚人的身體素質,以及天才般的戰鬥本能,依靠自己學會的獸之呼吸就輕松地通過預選並且跑下了山,這也是為什麼預選結束沒有和炭治郎等人見面的原因。

  在某一次的除鬼任務中,伊之助被困在了奇怪的屋子足足三天的時間,在不斷翻轉的房間當中被一個紅色頭髮的少年摔了出去,這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卻讓伊之助興奮不已。

  明明鬼就在旁邊他卻對炭治郎刀劍相向,當跑出這個奇怪的屋子,並且想要殺了箱子當中的鬼時,這紅色頭髮的臭小子竟然穿過防禦一拳打斷自己的肋骨。

  不過伊之助的身體同時擁有著柔軟與強韌,在山中生活練成的攻擊方式讓炭治郎有些招架不住,不知道對隊員拔刀是大忌的伊之助還驕傲地說「我很厲害對不對?」「我很厲害對不對?」(PS:因為很重要所以說兩次)

  此時的頭柱炭治郎使出了獨門絕技一頭直接將伊之助撞暈,這是這輩子第一次受到這麼大的屈辱,竟然三番兩次地處於下風,伊之助開始對這個鐵頭娃產生了極大的興趣,眼前這個人不僅搶走他的食物不會生氣,還露出一臉奇怪的笑容,但卻總會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暴怒。

  「三小強」誕生

  當三人從紫藤花家養傷復原之後,在鎹鴉的帶領下來到彌漫危險氣息的蜘蛛山,這時自認為老大的伊之助立刻站了出來說「讓我走在前面,你就邊發抖邊跟在我身後吧」,而炭治郎則是溫柔地說「謝謝你陪我一起進入這可怕的山中,這樣感覺很安心」,一股打從心底的暖意湧現而出,讓伊之助整個人感到軟綿綿的。

  當他們遇上了被血鬼術操縱自相殘殺的鬼殺隊劍士,伊之助卻一眼就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這群人不知道對隊員拔刀相向是大忌嗎?」(PS:你砍炭治郎那會可不是這麼說的)

  在那田的蜘蛛山中伊之助與炭治郎並肩作戰,這讓他對於炭治郎之間的羈絆再度加深,炭治郎無微不至的關懷用總是一個人除鬼的伊之助的話說就是「是一個很可靠也很暖烘烘的夥伴」。

  當遇上蜘蛛鬼的父親炭治郎被打飛出了戰場,獨自面對這個皮膚堅硬得連日輪刀都斷裂的惡鬼,這是伊之助一生當中第一次恐懼到想要放棄求生。

  就在自己的頭將要被捏碎時,走馬燈如約而至,看見自己曾經遺忘的童年記憶,一個陌生的女子的畫面出現在眼前,她哭泣著不斷向自己道歉囑咐著自己就算是一個人也要活下去,就在伊之助想要弄清那女子身份之時。

  富岡義勇的及時出現將自己救下,這個男人竟然只用一刀就將這個強大的惡鬼斬殺,之後前來聲援的隱,將自己送到了蝴蝶屋,精神上的創傷比皮肉傷更嚴重的伊之助,與平常大吼大叫的模樣截然不同,甚至被善逸用奇怪惡心的笑容嘲笑也不為所動。

  在蝴蝶屋養傷與學習呼吸法的這段時間認識了蝴蝶忍,這個溫柔而且強大的女人讓伊之助總是害怕並且聽話,明明第一次認識感覺卻相當熟悉,但這一段與自己認同的夥伴幸福生活的時光卻並沒有持續太久。

  意志傳承成長之路

  當他們收到鎹鴉給的新任務時,第一次見到蒸汽火車的伊之助,就像第一次見到蜘蛛山上的鬼爸爸一樣不停顫抖,不過還是鼓起勇氣用「豬突猛進」一頭撞了上去,甚至還想在火車行駛的時候跳下去和火車賽跑。

  在無限列車上炭治郎與伊之助,聯手對抗下弦之一,兩人因為先前的配合,讓這次戰鬥簡直天衣無縫,伊之助不僅救下了要自刎的炭治郎,還與炭治郎聯手消滅了下弦之一,當自己還在拯救傾倒列車旁的乘客時,突然戰鬥的聲響起。

  炎柱與上弦之三那強大到令人窒息的戰鬥,連肉眼都看不清楚的速度,假如加入戰鬥不是死就是拖後腿,自己只能呆在原地不斷地發抖。

  看著強大的炎柱在自己的眼前,即便肚子被開了個洞依舊緊緊握住日輪刀用力向上弦之三,那個此生見過最強大的人竟然瀕臨死亡「我相信你們會成為支撐起鬼殺隊的柱」這是伊之助所仰慕之人的臨終遺言。

  在不同層級的激烈戰鬥中,自己不僅什麼忙都沒幫上,最後還讓這個保護了所有乘客的人死在了自己眼前,這也是第一次伊之助失去了同行的夥伴,不願再見到這樣事情的他說著「不要再說喪氣話了,既然被他人托付就不要想回應這份期望以外的事,就算在怎麼哭也不會復活過來,即使不甘心也不要哭」,善逸這時候一邊流淚一邊吐槽「你不也在哭嗎?眼淚都從頭套滲出來了」這也是第一次見到伊之助流淚。

  當初伊之助參加鬼殺隊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強大,當親眼看見自己的夥伴在眼前去世,對於伊之助來說是從未有過的感受,這是他漸漸學會守護他人並且更加體貼與溫柔的開始,甚至替小葵與蝴蝶屋​的女孩執行花街的任務。

  與童磨的因果

  在許久過後經過了差點往生的柱指導集訓,突然所有的鬼殺隊劍士被上弦之四(替補半天狗的鳴女)傳送到了無限城,傳送中不停下落的感覺,讓伊之助既興奮又開心。

  他在充滿惡鬼的無限城中亂竄,當伊之助敏銳的感官察覺到有強大的鬼時,直接撞碎天花板後從天而降,並拯救了手無寸鐵的香奈乎,仔細一看竟然還是個二,只要打倒他自己就能成為​柱​了。

  當他還在想要叫野獸柱還是豬柱的時候,看見臉上與身上有不少傷口的香奈乎「你怎麼搞得渾身是傷,你受傷的話忍會生氣的喔」看見香奈乎悲傷的神色「忍…戰死了嗎?」

  那個總是細心溫柔要自己注意傷口的女生,明明比自己還要強大數倍,又像當初那個拯救所有人眼睛圓圓的家夥一樣,不過現在身經百戰的自己不再像當時一樣無能了。

  憤怒的伊之助奇特快速的攻擊方式竟然傷害到連香奈乎都接近不了的敵人,不過就當上弦之二認真起來時自己的野豬頭套瞬間就到了敵人手中。

  伊之助獨特精致的面容讓童磨想起曾經有一個一模一樣甚至更美麗的女人,因為每日被丈夫毆打,最後逃了出來被上弦之二童磨所創立的極樂教所收養,名字叫做琴葉經常哼唱著曲子,這讓伊之助從模糊的童年記憶中回想起了母親的臉龐。

  直到某一天琴葉發現教主吃人的駭人景象,她趁著夜晚抱著伊之助拼命逃離,獨自一人在黑暗中迷失了方向,最終被童磨追到了懸崖旁,琴葉知曉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於是逼不得已將伊之助丟下了懸崖。

  眼前這個不務正業的惡鬼,不僅奪走了夥伴的生命更是殺害自己母親的仇人,第一次如此憤怒的伊之助誓言要親手將童磨送入地獄。

  忍的犧牲讓童磨吸收的紫藤花毒素發作,童磨的身體開始潰爛,當香奈乎將要斬下惡鬼的頭時卻被童磨的血鬼術冰凍得無法動彈。

  伊之助將手上雙刀拋出,最終三人合力將上弦之二消滅,就算斬下頭還是不滿意,一定要在上面多踩幾腳,伊之助終於成功復仇了。

  因為從小就知道自己的名字,不過卻被野豬養大的伊之助,一直認為自己是棄嬰,他也說自己完全不需要母親,不過他的內心卻渴望著被溫柔的呵護,也就是為什麼他總是對於溫柔的炭治郎還有忍毫無辦法的原因。

  在最終知曉自己是擁有母親的,那個母親對自己細心照顧,總是唱歌給自己聽,只要想到深愛自己的母親就不停流淚的伊之助,原來對忍的熟悉感是因為她很像自己的母親,他讓香奈乎帶上忍的髮飾,兩人約定要擊敗無慘回到同伴身邊。

  最終之戰

  當無限城崩塌之後,所有的鬼殺隊都帶著重傷的身體與無慘交戰,當炭治郎因為被無慘釋放的震波無法動彈時,遍體鱗傷的伊之助再次加入了戰場。

  看著夥伴們殘破的身體伊之助又一次站了出來,從最初的單純追求力量對他人性命毫不在意到現在懂得關心他人珍惜每個夥伴的生命,那顆獸化的內心被炭治郎與其他夥伴漸漸地改變。

  當無慘將死之際,把所有的血液注射在炭治郎體內,鬼化的炭治郎輕松地克服了陽光的弱點,並朝著伊之助攻擊,想起曾經那個總是把零食給自己的炭治郎,溫柔地微笑就像家人一樣。

  伊之助最後流著淚就算知道自己會被殺但就是下不了手斬下伊之助的頭,香奈乎則是將僅存的一劑變回人類的藥注射在鬼王炭治郎身上,就這樣炭治郎在所有人的幫助下變回人類,終於迎來了沒有惡鬼的世界。

  沒有惡鬼的世界

  當伊之助在蝴蝶屋養傷時,想要趁小葵不注意偷吃食物,但是眼前這個兇巴巴得到女孩,總是能發現自己在偷吃,難道她很強嗎?不過小葵立刻就給了自己食物,讓伊之助眼神充滿愛意臉上幸福的發紅。

  最後四人一同在炭治郎家過著偶爾打打鬧鬧的幸福日子,伊之助與賢惠的小葵也喜結連理,這就是伊之助從獨自一人到擁有許多夥伴坎坷且幸福的一生,本期的內容到這裡就結束了,碼字不易希望喜歡的小夥伴們多多支持,咱們下期再見。

>鬼滅之刃:從野獸轉變為人,擁有超高顏值,嘴平伊之助的坎坷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