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BEASTARS:心理學理論故事化,事故話劇寓意深刻

BEASTARS:心理學理論故事化,事故話劇寓意深刻

  對於一切沒看過原作的觀眾來說,BEASTARS第4集的展開是令人意外的,似乎從「兔女郎學姐」事件開始,這部動畫的故事發展就給人留下了「神展開」的印象。事實上,第4集的「虎狼大戰」與第3集一樣,都是講述男主雷狗子與其它角色間的理念沖突,而不同於食草動物路易和春的是,雷狗子和比爾都是肉食動物,因此他們之間的理念沖突以身體沖突的方式被表現了出來,接下來鰻魚飯就來分析一下動物狂想曲第4集中,「虎狼大戰」的內容。

  在BEASTARS世界中,肉食動物和草食動物、強者和弱者的身份認同是所有角色都要面對的問題,肉食動物代表強者,而草食動物則代表弱者,但在這兩個種群中依然有強弱之分,像路易就是弱者中的強者,他羨慕肉食動物與生俱來強者身份的同時,也立志成為超越強者的強者。而同為草食動物的春則是弱者中的弱者,天生的底層弱者身份讓她根本不可能有路易那樣的壯志,爭取「平等」已經是極限了。在第4集中,我們所看到的是兩個天生的強者,肉食動物間的理念矛盾。

  對於春和路易來說,雷狗子是令人嫉妒的,他有著與生俱來的強者身份,大灰狼這種族在肉食動物中也算是強者,但雷狗子本人卻為這一身份所累,他很抵觸自己的肉食動物身份,並且極其厭惡狩獵者的本能。在作為草食動物的路易的眼中,雷狗子似乎是個「偽裝弱者的強者」,與自己完全相反,而第4集與雷狗子在舞臺中發生沖突老虎比利,則是肉食動物中與雷狗子完全相反的角色,他是一個享受自己強者身份並以此為傲的肉食動物。

  與雷狗子、春和路易不同的是,比利對自己的身份認同沒有任何障礙,他在不犯重大原則性錯誤的基礎上,放縱著自己作為肉食動物的本能,喝草食動物的血、去黑市吃草食動物的身體,這對於比利來講都是理所應當的事。對於雷狗子來說,比利正是他一直壓抑著的自我,是被「應該怎樣」所壓制的「想要怎樣」,舞臺上的虎狼之戰所映射出的雷狗子內心的糾結,他厭惡嗜血的自我,但卻又不得不承認其存在,只能以極端的手段暴力教化。

  第4集的這一出事故話劇寓意深刻,比利是代表著「本我」,受欲望和本能所驅使,而雷狗子則象徵著有意識部分的「自我」,他企圖壓制「本我」但卻與無法戰勝它,甚至面臨著反被吞噬的風險,而終止了二者廝鬥的路易則是「超我」,它是完美的化身,不僅在監控著「自我」雷狗子的行動,也遏制住了「本我」比利的沖動,路易贏得滿堂喝彩的結局,正是寓意「超我」的升華。

  以上就是關於動物狂想曲第4集的內容分析了,「虎狼大戰」的話劇事故是以弗洛伊德理論為基礎的演繹,由此可見這部動畫絕不僅僅是動物擬人的校園日常故事集,而是一部劇作深刻制作精良很有名作風范的動畫,能看到這樣一部作品的觀眾無疑是幸運的,期待動物狂想曲第5集的內容。

>BEASTARS:心理學理論故事化,事故話劇寓意深刻